圈儿杂脑洞大,随性产出随时爬墙。
不上床不分攻受,强强王道不喜请退。
理想是有朝一日热度破百,目前进度[0/100]。
在下晏良辰,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微博:佐酒邻枫_晏良辰
#柯南新快all快##剑三唐藏唐##全职叶all微杂食##安雷安#
#K莫##云亮##莲真##阴阳师#

《柯南》新快同人/《阳关三叠》第七章(下)

宣告回归。

好啦,接下来可以尽情搞事情了。放假了尽量保持周更的频率,顺便让在下统计下还有多少人在的,麻烦留言板留个言呗?

=================

——你们可曾知道,亲眼看着重要之人的痛苦,自己却无能为力,是一种怎么样的绝望?

 

“我,就是在那种境况下杀死他的。”森崎洋一这样说,灰色的眼眸隐在刘海的阴影之下看不清神情。

 

森崎悦被留在了地下室照顾毛利,而工藤和黑羽连同被工藤叫来的服部则跟着这位兄长来到了书房。此刻,偌大的房间里,三个人都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

 

“其实,以工藤和服部两位前辈的能力,我想作案手法你们都已经分析得很清楚了吧。”一片寂静中,森崎抬起眼看了看站在自己对面的人。

 

“啊……差不多吧,不过还是有些疑点。”工藤对上他的视线,有些意味不明地勾了勾唇角,“要我说说吗?”

 

“请。”

 

“首先,作案工具应当是弹簧刀,虽然不知道你收到哪里去了,但是你右手虎口上的伤口和佐藤警官刚刚传给服部的尸检报告都能够证明这一点。”工藤从服部身上收回目光说道。

 

森崎抬起左手,拇指轻轻揉了两下虎口,点头道,“这点没错。不过我很好奇,前辈你是什么时候注意到我手上有伤的呢?”

 

“其实我一开始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你身上,只不过因为我的向导对你的身份耿耿于怀,所以在方才跟着西谷先生经过大厅的时候,我多看了你一眼。也是那一眼,才让我注意到你手上的异常。”工藤说罢,看着森崎微微惊讶的样子弯唇一笑,“刚才你在调酒桌旁的水池那儿清洗酒杯,手动作有那么一点不自然。”

 

森崎一愣,“怎么说?”

 

“你应该是惯用右手的吧,之前注意到你是用右手拿的调酒壶。”

 

“嗯。”

 

“一般而言,人们清洗东西都是用惯用手来清洗的,而你却是右手执杯、左手清洗,想必是为了让伤口尽量不要接触到洗剂吧。而你在看到我们被西谷先生带向地下室之后,匆匆收拾好洗净的酒杯赶过去,因此没来得及将伤口包扎起来,也所以,连手背上接近虎口的位置还残留有血迹都没注意到。”

 

森崎闻言低头,果然在手背上看到了工藤所说的血迹,“也所以,前辈是在我推门进入地下室的时候确认的是么?”

 

工藤点点头,“没错。你很聪明,所以我才更觉得可惜。”

 

森崎轻叹一声,“我说过,前辈你是不会理解的。还有呢?”

 

“还有就是,从现场的血迹测试结果来看,你是在书桌边刺中原先生,并且将他一路推到书柜旁边的,只不过有一点我一直想不通……也不能说是想不通吧。”工藤走到书桌边站定,打了个手势示意服部。

 

服部会意地上前。

 

“之前看现场的时候,我在办公桌边缘找到了一处很新鲜的蹭擦痕迹,应该是什么人靠着桌沿站立、衣服沾走了灰尘留下的。”工藤弯腰凑近桌沿看了看,抬手在桌面上敲了敲示意位置,“我仔细思考了一下,只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原先生原本靠在桌沿上,你从门口进来,借口靠近他之后直接一刀刺进他胸口。”工藤一面说着,一面伸出手,食指点在了早已经在桌边站定的服部的胸口。

 

“但是这样呢,就会出现一个问题。”服部开口,“一般而言,如果伤者背后有依靠物,大多都会在短暂的站立之后直接靠着依靠物死去。这与死者的死亡状态明显不符。”

 

“而如果是像这样,被凶手控制着转身的话,会在原地耽搁好几秒的时间。”工藤边说边跟服部调换了一下站位,“因此,地上这个位置的血迹就不应该这么少。”

 

“那么究竟是……”

 

服部回头看了一眼发问的黑羽,忽然抬手按着工藤的肩膀将人推到桌边,“如果是这样就说得通了。”

 

两人此时挨得极近,夹在办公桌和服部之间的工藤并没有多少活动的余地,后腰因此靠上了桌沿。

 

黑羽先是一怔,随即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就是因为这样,你们在一开始才目标一致地怀疑女性?”

 

服部点点头收回手,“原先生作为一个B级哨兵,条件又这么好,却还是单身,当然有理由往这方面考虑。只不过,我倒是没想到……”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吧,我……是先生的爱人。”一旁一直沉默着听二人解释的森崎忽然开口。

 

“什么?”这下,就连最先确认森崎是凶手的工藤都惊讶了,“你说你是……”

 

“原先生的爱人。这没什么吧,工藤前辈你的爱人不一样是位男性吗?”森崎看了一眼黑羽,抿了抿唇笑意温和。而黑羽看着他,竟是奇异地并没有在他的眼里看到什么激烈的情绪,有的只是如水的平静。

 

“倒不是这个问题……”工藤下意识地扭头看了看黑羽,发现他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后微微松了口气,接着道,“但你是护卫吧,为什么……”

 

森崎抿了抿唇,“其实,工藤前辈你的向导先前并没有说错,我原本和你一样,是哨兵。”

 

工藤一愣,“那你现在这又是?”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森崎摇了摇头,“在妹妹渐渐显现出向导体征之后,我的能力也开始慢慢退化,到现在只剩下了嗅觉和味觉还保持着哨兵的灵敏。”他说到这里苦笑了一下,“若不是这样,连调酒师这样的工作都做不了了。”

 

工藤眉峰一扬,如果他没有记错,这种事情在理论上应该是不成立的才对。

 

“那大约是什么时候的事?”服部问出了工藤的疑问。

 

“半年前。那之后,我和妹妹就被先生带来了原府。”

 

“那,你们是在之前就……”工藤斟酌了一下词汇,“在一起了么?”

 

“不,是在来到这里之后。”森崎有问必答。

 

“那你又为什么要杀他?”黑羽抢在工藤之前开口,“既然他是你的爱人,你为什么要杀他?”

 

这话让始终波澜不惊的森崎眼里的光芒波动了一下,又很快地归于平静。他没有急于回答黑羽,而是抬起视线望了过去,“在回答之前,我能先请教你一个问题吗?”

 

黑羽莫名其妙,“你说。”

 

“Magic先生,是这么称呼对吧。”森崎说完停顿了一下,在得到黑羽明确的答复之后才再次开口道,“如果是你的话,你觉得,一个人在什么情况下才会杀死自己的爱人呢?”

 

“这种问题你要我怎么回答?”黑羽皱眉,“在不同的情况下会有不同的理由吧。”

 

“那么如果,我是说如果,”森崎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黑羽,一字一顿,“你要杀的人是工藤前辈,你认为会是什么样的理由?”

 

黑羽一怔,离他不远的工藤明显感觉到他的情绪有一瞬间的不稳定。工藤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忽然觉得这时候说什么似乎都是多余的,他于是只是沉默。

 

“不可能的。”一秒的失神过后,黑羽平静地开口,神色认真,“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我都不会伤害他分毫。”

 

工藤的呼吸一滞。

 

“是这样啊。”森崎弯了眉眼笑起来,“那还真是令人羡慕呢。”他的语气里终于是带上了点不易察觉的颤抖,被房间中两位哨兵优秀的听力敏锐地捕捉到,“可我做不到,我始终不能原谅他,那样对待我的妹妹。”

 

“换句话说,你是因为妹妹被安排去伺候毛利小姐而不满吗?”服部皱起了眉头,“这真的是你的真心话?”

 

森崎点头,“是的。其实这一切也都是计划好的,我知道工藤前辈今天要来,所以才会选择在今天动手。”

 

这是工藤没有料到的,“为什么?”

 

“因为新一来的话,你的手法就一定会被揭穿。”黑羽定定地看着他,“你从一开始就想要自首。”

 

“是这样。”森崎没有否认,“先生过世,我入狱,这里的所有人都会获得自由。妹妹一定会被工藤前辈送去首都塔,而毛利小姐也可以回家了。”

 

“你这个想法,府里的其他人都是知道的吧。”工藤道,“所以大家在心照不宣地帮你掩饰,那位碧川小姐甚至不惜割破自己的手干扰侦查。她应当是觉得我们没有决定性的证据也就没办法拿人吧。”

 

森崎点了点头。

 

“挺好的想法。”服部晃了晃手里显示着通话中的手机,“那就如你所愿,佐藤警官说她马上会派人来带你回警局。”

 

“……嗯。”

 

“给绀野部长打个电话吧,”工藤回过头看了看黑羽,“让向导登记部来个人把森崎悦和小兰接走。”

 

“不用,一会你送我回塔,顺便将她们两个一起带回去就行。”黑羽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工藤皱了皱眉,“你怎么了?”

 

黑羽摇摇头,目光依旧徘徊在靠着墙壁望向窗外的森崎身上。过了几秒,他忽然抬手握住了工藤的手。

 

工藤先是一愣,随即感觉到大量的情绪涌入脑海。这是今天之内黑羽第二次对他使用哨向共感,但是不同的是,之前是一定范围内所有人的思想信息,而这次却仅仅只是一个人——森崎洋一。

 

“你……”

 

“嘘——”黑羽抬起左手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你自己知道就好了,他大概并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些。”

 

工藤没再开口。

 

那些情绪比想象的还要复杂,歉意、愧疚、爱恋……纷纷杂杂,远远不是那个人表面上所表现出的那么平静。

 

——我不想杀你,可我又不得不杀你。

 

——所以,对不起。

 

“我……还是有话想告诉他。”沉默良久,工藤低声开口,声音中隐含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黑羽不解地看着他。

 

“我没办法看着他……永远对真相一无所知。”工藤握了握黑羽的手,接着放开他,向靠着墙站着的人走去。

 

——你知道吗,你所策划的这些,其实他全部都知道。

 

——管家西谷先生曾经说过,原先生请我们来是为了找某样东西,而他既然请到包括服部和我在内的这么多名哨兵,又怎么可能想不到地下室被囚禁的兰会被我们发现。哨兵对向导的感知有多么敏锐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所以他早就知道了这一切,他之所以会这么做,是想要成全你。

 

“我……知道啊,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呢。”森崎调转目光望向工藤,语气平静,“工藤前辈,想必你一定发现了隔壁房间柜子里的地毯吧,地毯上的印记,并不是某个关键词的最后一笔,而是写在了我胸口的,他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森崎说到这里,灰色的眼眸里终是泛起了水光,“他说,”

 

“爱してるよ。”

评论 ( 10 )
热度 ( 18 )

© 良辰美景晏然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