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儿杂脑洞大,随性产出随时爬墙。
不上床不分攻受,强强王道不喜请退。
理想是有朝一日热度破百,目前进度[0/100]。
在下晏良辰,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微博:佐酒邻枫_晏良辰
#柯南新快all快##剑三唐藏唐##全职叶all微杂食##安雷安#
#K莫##云亮##莲真##阴阳师#

《柯南》新快同人/《Zombie》章四-First

黑羽快斗睁开眼睛的时候,视线里是被半透明窗帘削弱了的光。

身下的柔软触感异常的不真实,仿佛置身梦境。黑羽下意识地动了动,感觉浑身虚软无力。

“你醒了?”透过鼓膜的声音有几分熟悉,黑羽花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跟着绷紧了神经。

“白马,你怎么会在这里?”

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面前,茶发褐眸的少年挑了挑眉,语气并不和善,“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工藤那小子不由分说抱着你闯进我家不说,竟然还想要杀了我……”

“你说工藤?他现在在哪?”黑羽有些急切地打断他的话。

白马探哼了一声,“楼下客房,被我打晕了正在睡。要不是他身体已经快到极限,估计倒霉的就是我了。”

黑羽显而易见地松了口气,放松身体躺回床上。

“已经这么严重了吗……”他喃喃自语。

白马神色一凛,“你说什么?”

黑羽显然没料到白马的听力竟能好到这般程度,心下暗惊,面上却是没什么变化,“没什么。”

“你最好把知道的都告诉我。”白马语气冷冷。

黑羽切了一声,“虽然很感谢你帮了我们,但这不意味着我就要把你想知道的都向你如实汇报吧。”

“黑羽快斗。”白马拧起了眉,“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现在这是什么状况,我不相信你是这么没分寸的人。外面的丧尸已经够难对付的了,我不想面前仅剩的两个人类里还有一个定时炸弹。”

这话听着刺耳,饶是黑羽已经足够了解白马探的为人,却也还是不免被狠狠扎了一下。几乎是一瞬间,他的眸色就沉了下来,“定时炸弹?你是这么想?”

白马呼吸一滞,一时间不知怎么回答,“我……”

“白马探同学,很感谢你救了我们。”冰冷的痛心只在训练有素的怪盗脸上停留了一秒的时间,黑羽收回外露的情绪转变为惯常的微笑,客气而疏离,“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实在是不好意思,我现在就带着工藤离开。”

他说着就要起身,被白马赶忙上前按住。

“别,我不是那个意思。”白马似乎有些无奈,但语气却是异常的坚决,“况且,就算真是那样,你现在带着工藤走,以你们两个人的身体状况,出去就是送死,我可不想哪天在那群怪物中看见你们。”

黑羽低头看了看白马按在自己肩上的手,闭了闭眼睛吐出口气,却是没再开口。

见黑羽妥协,白马收回手微微叹了口气,“要是你跟工藤也出了事,这件事恐怕……”他似是想起了什么,倏忽缄了口。

黑羽直觉白马恐怕知道不少东西,只是此情此景下他也不可能向白马询问。

沉默维持了很长时间,安静的空间和舒适的床榻令本就身心俱疲的黑羽又有些昏昏欲睡,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地休息过了。

“别睡。”白马忽然道,“我知道你很累,但是从昨天下午工藤抱着你到我这里到现在,你已经睡了将近十二个小时,就算还要继续睡,也先起来吃点东西。”

房间里暗色的窗帘让黑羽失去了对时间的判断,听闻这话他先是楞了一下,随即想起若当真是这样,那他睡着的时间应该不止十个二小时。

那么,确实也该起来了。

黑羽这样想着应了声,撑起身子的瞬间却因为身下某处的刺痛而险些泄了力气。他不经意地皱了下眉,心里暗骂一声——他是真没想到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还会像那晚一样的疼。

白马敏锐地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还好吗?”

“没事。”黑羽摇了摇头,强迫自己站起身,“大概是很久没这么睡过,身体有些不适应。”

白马了然,“非常时期更要注意休息,不然怎么可能有精力应付随时都可能发生的危险。”

黑羽点点头,“受教。”

白马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却被楼下传来的一阵骚动打断。半秒的停滞后,他猛地皱起了眉,“糟了!”

“怎么?”

“工藤在楼下客房,这声音恐怕是……”白马的话未及说完就已经冲出了房门,黑羽追了几步,被腿间的剧痛折磨得呲牙咧嘴,忍不住在心里把工藤骂了千遍万遍——

然而,那个家伙带来的麻烦似乎远远不止这些。

“工藤住手!”踉踉跄跄好不容易追下楼的黑羽眼疾手快地从身后抓住了工藤新一的手腕,“那是白马探,那个英国来的高中生侦探,白马警视的儿子,你好好看清楚,你认识的!”

工藤的背影僵了一下,黑羽从背后看不清他的表情,“我只知道,这里有丧尸。”

他的声音冷到极点,仿佛是褪去了侦探伪善面具的杀手,在隐忍许久之后终于露出了本色。黑羽强压下心中的惊讶,手上的力道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我会让白马给我们一个解释的,你相信我,先把刀放下。”

“……”

短暂的寂静。

黑羽听见了深呼吸的声音,随后他感觉到掌心下的肌肉有了微微放松的迹象。他收回了手,工藤新一将手里不知从哪里找到的刀扔在地上,回过身面对黑羽。

“谢谢。”黑羽微微松了口气扬起笑容。

工藤眼里似乎有光芒闪烁了一下,紧接着,他整个人毫无征兆地向黑羽的方向倒了下来。

“名侦探!”猝不及防的黑羽被他这一下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好几步才将人接稳,“喂,工藤!”

“别叫了,他应该没事,只是精力透支。”墙角站着的人在这时开口,语气中含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这就是你所担心的吧。”

“比起这个,”黑羽抬起手肘擦了擦额头上因为惊吓和扯动伤口的疼痛而流出的冷汗,抬起目光望向白马身后几步之遥的铁质栏杆,“你不打算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评论 ( 8 )
热度 ( 26 )

© 良辰美景晏然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