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儿杂脑洞大,随性产出随时爬墙。
不上床不分攻受,强强王道不喜请退。
理想是有朝一日热度破百,目前进度[0/100]。
在下晏良辰,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微博:佐酒邻枫_晏良辰
#柯南新快all快##剑三唐藏唐##全职叶all微杂食##安雷安#
#K莫##云亮##莲真##阴阳师#

《柯南》新快同人/《阳关三叠》第九章(下)

给,今天份儿的更新。 @乱言 

——————————————————————————————————

  次日清晨的黑羽明显状态不好。

 

  锁好车进塔的工藤新一看到他第一眼就皱起了眉。

 

  “果然没睡好?”他伸手想去触碰他眼睛下方的青黑,却似乎又觉得这个动作过于亲密,迟疑一下后收了回来。

 

  “精神力的消耗睡觉没什么用,只能自己慢慢调。”黑羽不着痕迹地别开目光,“走吧。”

 

  “等等。”工藤追了上来,“你身上的气息……”

 

  黑羽抿唇。

 

  “他昨晚又来了?”在同伴身上察觉到其他未结合同类气息的哨兵像是领地被侵占的雄狮,本能地释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

 

  黑羽皱了皱眉,微微退开几步,“冷静,我的精神屏障现在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强,一旦落入结合热咱俩都没好果子吃。”

 

  工藤闭了闭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来,周身的气息开始收敛,“抱歉,我冲动了。”

 

  黑羽眉峰一动,他记得以前的工藤根本做不到这么轻易地控制信息素的收放,但此时的他却不愿再多想,于是只是道:“没事,这位是……”

 

  工藤见他望着自己身后,微微一笑,将身后的人拉到面前,“你看她眼熟么?”

 

  黑羽一愣,从电梯按钮上收回目光打量着面前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的茶发女孩,半晌陡然睁大了眼睛,“她……跟宫野,什么关系?”

 

  “她是宫野的侄女。”工藤笑眯眯的,“怎么样,的确很像吧。”

 

  “灰原哀,请多指教。”女孩低头行礼。

 

  “啊,黑羽快斗。”回过神的黑羽忙道。

 

  “小哀前两天觉醒了哨兵的能力,所以今天我就顺便带她来哨兵登记部做一下登记。”工藤解释。

 

  “那你算来对了。”黑羽带头走进电梯,边按楼层边道,“我正好要带你去哨兵登记部。”

 

  工藤眉头一皱,“去那儿做什么?”他带人去那里登记和被叫过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他可不希望和塔再扯上什么关系。

 

  黑羽叹了口气,“你去了就知道了。”

 

===============================

  黑羽快斗绝不会害自己,但是身在塔中,有时他也身不由己。

 

  半个小时后,工藤新一坐在首都塔13层的医务科休息室里如是想。

 

  旁边的黑羽抓了抓头发,吐出口气望过来,“你真的想去?”

 

“大叔那个样子,我能说不去?”工藤叹了口气,眼前反反复复都是毛利小五郎抓着他的双臂两眼通红的样子,“我也……说不出口啊。”

 

 医务科给了工藤他最不想听到的答复,毛利兰在接受了系统的治疗之后,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但是长期的精神压迫和觉醒向导能力带来的神经刺激却导致她失去了之前的记忆。

 

——而唯一让她产生反应的,是工藤新一的名字。

 

  “知道你善良……”黑羽似乎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没有再接下去。

 

  工藤沉吟了片刻,“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去?”

 

  黑羽摇了摇头,“你想多了,人命关天,我可不会耍这种小性子。”  

 

  “那就是有事瞒着我。”工藤侧过身来,语气笃定。

 

  黑羽啧了声,“那你倒是说说,我瞒你什么?”

 

  工藤正欲开口,门却被敲响,他皱了皱眉,“谁?”

 

  “是我。”绀野艾丽卡的声音。

 

  “进来吧绀野老师。”工藤收回了目光。因为黑羽的关系,他也对绀野以“老师”相称。

 

  “工藤君你还没去啊,太好了。”推门进屋看到工藤的绀野明显松了口气。

 

  “怎么了?”黑羽坐得近,一眼就望见了她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绀野迟疑着,抬眼看了看工藤,又看了一眼坐在他身边的黑羽,张口发出一个音节却没了下文。

 

  “您先坐。”工藤打了个手势,“有话慢慢说,我们都这么熟了,还有什么事不能说的么?”

 

  绀野依言坐在两人对面,手指紧张地绞着长裙柔软的布料,好半天才开口道:“那个……那个叫森崎悦的女孩入驻塔的全部事宜都已经安排好了,我让她和吉田还有圆谷住在了一起,那两个孩子比较开朗,想必他们很快就能彼此适应。”

 

  “嗯。”工藤眉头都没动一下,这是意料之中的事,“还有呢?”

 

  被工藤一眼看穿的绀野僵了一下,“还有……”

 

  “还有,有关工藤去引导毛利恢复记忆的这件事是塔的安排,对吧。”黑羽忽然开口补全句子。

 

  工藤一愣,回过头却看到身边之人天蓝色的眼眸里含着几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是这样吧,绀野老师?”没得到答复的黑羽追问了一句。

 

  绀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现在知道我担心什么了?”黑羽抬起眼对上工藤的目光,眸中的暧昧不清已经转变为了赤裸裸的嘲讽。

 

工藤一瞬间有种方才是不是看走眼了的错觉,“我……”

 

“你你你,你什么你。”黑羽没好气地撇了撇嘴,“当然了,我知道即使是这样,你也会去的,对不对?”

 

工藤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黑羽说的没错,即使是塔的安排、即使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义务亦没有必要听从塔的号令,这种情况下他也没有办法放着毛利不管。

 

“……你知道的不是么,谁都不信任的她,根本没办法进行向导的能力训练,甚至连保护自己不受外界干扰的能力都没有,难道我们要让她一辈子待在隔离室吗?”沉默了几秒,工藤也只能用这句话作答。

 

黑羽避开工藤的视线,“当然不可能,办法是有的,只是更困难一些——比起你去开导她来说。”

 

所以,塔才会做这样的决定。

 

他们可是,从来只会为大局着想的。

 

空间里弥漫的空气有种近乎凝滞的压抑,绀野微微咳嗽了一声,“那个,我向导登记部那边还有工作,我就先……”

 

“嗯,去忙吧绀野老师,辛苦你了。”黑羽此时显然没有留下她的心思。

 

绀野点了点头,起身开门走了出去。

 

“我想知道一件事。”门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一直坐在窗边沉默得仿佛不存在的灰原哀忽然开口道,“塔在下达这项安排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工藤和你们口中的那位毛利小姐都是未结合?”

 

这话一出,黑羽的眸色顿时深了几分。

 

而工藤,被她这么一点也已经有些回过味来,“小哀你这话的意思是……”

 

灰原想了想,“这么说吧,你和毛利小姐两个人孤哨寡向独处一室,尤其是在毛利小姐完全不会对外界情绪进行处理的情况下,说不定就会发生点什么事——而且,塔摆明了就没打算管。”

 

“……你非要说这么明白吗?”黑羽叹口气,有些不是很情愿把这个问题拿出来提似的。

 

“我不说出来的话,你会主动提么?”灰原回过头看了一眼黑羽。

 

那眼神成熟得不像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应该有的样子,黑羽不知为何竟有种被一眼看透的感觉,他不动声色地将问题抛回去,“可是,我为什么要主动提?”

 

“因为这才是你担心的。”

 

一针见血。房间中各怀心事的两个青年一时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几秒的沉默过后,黑羽抬起眼望向身边的人,“工藤,你……”

 

工藤挑了下眉毛,忽然笑出声来,“你记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

 

黑羽一愣,“什么?”

 

“塔想给我找向导啊。”工藤耸耸肩,“从四年前到现在,算上兰应该是第八个了吧。”

 

“……”

 

“放心吧,我哪能这么容易就遂了塔的愿?再说,就算真要找哨兵也不能找我这样的啊,跟我结合的话,说不定哪天一不小心她就成孤家寡人了,我可不忍心这么祸害一个好好的女孩子。”

 

工藤这话说的无心,却不想触动了黑羽,本就状态不好的向导眉头一皱,声音骤然冷了几分,“胡说什么。”

 

“别生气别生气,随口开个玩笑而已,我福大命大的哪儿那么容易出事的?”工藤微微一笑,伸了个懒腰仰身靠上沙发。

 

黑羽冷哼一声。

 

“对了,我有没有跟你提过我这个青梅竹马的事?”工藤忽然道。

 

“啊?”想着心事的黑羽被这一问弄的有点懵,神色间的不悦也跟着淡了几分,下意识地摇头,“没有。”

 

“小兰啊,从小是个坚强自立的女孩子。她父亲是你刚才见到的那个挺有名的侦探毛利小五郎,母亲你也见过,就是四年前在中央法庭替你辩护的那位美女律师。”

 

“妃英理?”黑羽显然吃了一惊,“难道说她当时替我辩护是因为……”

 

“嗯。”工藤点了点头,“毕竟我跟小兰那么多年没有见过,请她来帮你辩护倒也谈不上避嫌两个字。伯父和伯母在兰还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她跟着伯父长大。我跟她从国小就在一起玩,家里做饭洗衣收拾家务一直都是她在打点,一直以来倒也是做得挺好,偶尔甚至还能跑来帮帮我的忙。”

似乎是想起了童年的时光,工藤的话语里不觉多了几分温柔,“那家伙小时候爱哭,被人欺负了还嘴硬得要命死活不肯开口,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她的空手道才会这么好吧。”

 

面前的哨兵眼中分明闪动着回忆的光亮,黑羽明明白白地看着,却也不点破。

 

两年朋友、两年搭档、四年知己,他本以为自己和工藤相处的时间已经很长,却终究忽略了年少时的日子,忽略了他认识他的时候已经国中毕业,忽略了,曾经还有一个人陪伴他走过最为懵懂的时光。

 

说起先来后到,终究还是他们是后来者才对。

 

黑羽把到嘴边话咽了回去,保持沉默。

 

“她喜欢我的。”工藤突兀地说,视线望着天花板没有收回,“她没说过,但我看得出来。”

 

黑羽的瞳孔微微一缩。

 

“不过那是国中时候的事了,”工藤话锋一转,扭过头来望着身边的人,眼里含了明晰的笑意,“后来去了江城,这些年就没再见过她几次。”

 

哨兵的语气里带着笑,被望了个正着的向导怔愣半秒,猛地睁大了眼睛,“你设计我?”

 

工藤哈哈一笑,“不敢不敢,就是看你这么为难,讲个故事让你换换心情。”

 

“如果你只是想拐弯抹角地告诉我四年前为了我的辩护,你欠了妃女士的人情,大可不必这么大费周章。”黑羽收回了自己有一瞬间失态的表情,轻咳了一声撇嘴道。

 

工藤挠了挠头,面上流露出一丝尴尬,“果然瞒不过你。”

 

黑羽哼了声,“想去就去啊,找这么多理由干什么。”

 

工藤只是笑,却也不开口反驳。

 

房间里又安静了几秒,工藤抬腕看了看表,叹口气站起身,“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是过去看看吧,免得大家担心。小兰早一点恢复,你们向导登记部也能早一点展开下一步的工作。”

 

“等等。”

 

“怎么?”工藤回过头来。

 

“毛利小姐毕竟是对外界完全没有抵抗力的刚觉醒的向导,你一个未结合的哨兵就这么进去,难免会对她造成影响。结合热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思维对向导没有精神屏障的精神领域也会有极大的伤害,那天你也看到她痛苦的样子了。”

 

“那……”工藤看着认真的黑羽,微微有些迟疑。

 

黑羽站起身来,走到工藤身边。

 

“站着别动。”他说,随后抬手按住了工藤的肩膀,闭眼贴上了他的额头。

 

这是从未有过的亲密动作,黑羽身上带着薄荷草气息的向导信息素从未感受到过的浓烈,刺激着工藤敏感的嗅觉。他一下子愣住,随后感觉到黑羽释放出了精神场域,接着便是一片空白。

 

他隐约察觉到精神触稍的存在,但那感觉却不清明,一片朦胧中仿佛置身梦境。

 

如果工藤曾经接受过黑羽的抚慰,那么以他的智慧大概立刻就会明白一切,只可惜他没有。工藤新一太过执着,他内心的责任感告诉他永远都不能够背叛自己最好的战友,也正是因此,这是他第一次明明白白地,与事实的真相擦肩而过。

 

“好了。”许久,黑羽松开了手,看着有些没回过劲来的工藤勾唇一笑,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回神了。”

 

“啊……哦。”工藤反应过来。脑海中异常的清明和刻度盘前所未有的稳定令他有些不适应,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么轻松的时候了。

 

黑羽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挑了挑眉毛道:“你如果早答应让我帮你的话,就不至于一直这么难受了。”

 

工藤怔了一下,摇摇头,“还是别了。”

 

“死脑筋。”黑羽叹了口气,也不打算再一次对牛弹琴,“我封住了一切外来精神力对你思想的探知,只要对方的精神共鸣强不过我,就绝对无法窥知你思维分毫,未受训向导的本能共鸣也是一样。还有,我在你的连结处做了一层屏障,短期内你感受不到连结的存在,但是不会影响你任何能力的运用,同时也把你在任何未结合向导面前受到影响触发结合热的可能性降到了最低。”他说着看了看工藤的神色,补充,“屏障一个月之后就会消失,一开始感觉不到连结应该会比较难受,你忍耐一下吧。”

 

工藤点了点头。

 

“好啦,赶紧去吧,大家都等着呢,其他事回来再说。”黑羽扬起笑容,在工藤肩上示意性地推了一把。

 

工藤深深地看了黑羽一眼,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还是没有开口,点点头推门出去了。

 

不远处很快传来了交谈的声音,黑羽吐出口气坐回沙发上,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他抬手按住了太阳穴。

 

工藤新一对他的防备心其实比Spider还要低,但他毕竟是凭借精神力强行镇压哨兵的感知进行动作,比起主动交出掌控权的Spider来说,还要面对哨兵的精神领域受到外来入侵的本能反抗,自然是难度更大。

 

真没想到,有一天我竟然要用这种能力……做这种事。黑羽紧闭着双眼压下精神领域翻涌的不适,眉间挤出了深深的皱褶。

 

不过,还好成功了……

 

“真是搞不懂你。”角落里的灰原幽幽地叹了口气,“精神结合、单向屏蔽,你这又是何苦呢?”

 

黑羽沉默了几秒。

 

“你在怕什么?这么着急的想确认什么?”

 

 “……宫野,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黑羽开口道,“如果今天没出这么一桩事的话,你和工藤是不是打算就这样一直瞒我下去?”

 

三个音节并没有让女孩的表情发生多大变化,她笑着摇了摇头,从容不迫地跟着改变了话题,“我没有打算瞒你。你是工藤和白马的搭档,本身也这么聪明,一旦朝夕相处,被你识破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朝夕相处?”黑羽睁开眼睛望向灰原所在的方向,“这话什么意思?”

 

“先把药吃了。”灰原站起身走过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玻璃瓶,“APTX-4837,有助于向导精神力恢复。工藤说你昨天太累了大概会用得上,早上出门之前嘱咐我带的。”

 

“工藤么……”黑羽喃喃的,也不多说什么,接过瓶子倒出两粒,也没喝水就那么仰头咽了下去。

 

“干什么,不怕噎着?”灰原连忙从旁边的饮水机倒了杯水给他。

 

黑羽道了声谢接过来,却也没喝只是捧在了手里,“现在能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灰原对于他异于常人的执着一向没什么办法,叹了口气道:“本来工藤说这件事由他去找目暮前辈商量,不过也罢,告诉你也没什么。我打算以宫野志保侄女兼学生的身份,接手五年前的研究室。”

 

黑羽有些惊讶,“你不是一直都很讨厌塔安排的工作吗?怎么突然……”

 

“这也是工藤为什么这么着急让毛利恢复的原因之一。”灰原道,“我需要她帮我做掩护,对你们昨天见到的那个调酒师森崎洋一的基因型进行调查。”

 

黑羽神色一凛,“调查什么?”

 

“你不觉得他说的情况太奇怪了么,原本好端端的一个哨兵,怎么会忽然就退化成护卫了?”灰原抬眼看他,冰蓝色的眼眸深得像一潭望不见底的水,“怎么会,和四年前的情况这么相似呢?”

 

黑羽怔了怔,他并不知道灰原此时提出这话有什么用意,但他预感到这件事必然十分重要,“我明白了,我会想办法让你回到研究室任职。不过,我想这件事最好不要让工藤参与太多,当初你的‘死’太过蹊跷,工藤若是跟你走动的太过频繁,我怕有些人会起疑。”

 

灰原点点头,“还是你想的周到,那就照你说的。”

 

“我毕竟在塔里老老实实地待了四年不是,比工藤那个游离在外的家伙知道的可是多的太多了。”黑羽咧嘴一笑,虽然现在怎么看都好像不是时候,但旧友并没有过世的消息还是让他分外开心,“对了,能不能告诉我,你现在这副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评论 ( 5 )
热度 ( 28 )

© 良辰美景晏然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