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儿杂脑洞大,随性产出随时爬墙。
不上床不分攻受,强强王道不喜请退。
理想是有朝一日热度破百,目前进度[0/100]。
在下晏良辰,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微博:佐酒邻枫_晏良辰
#柯南新快all快##剑三唐藏唐##全职叶all微杂食##安雷安#
#K莫##云亮##莲真##阴阳师#

《柯南》新快同人/《Zombie》章五-First

OK我先声明一下,从这章开始,所有涉及丧尸病毒方面的化学知识纯!属!虚!构!!没!有!半!分!科!学!依!据!!楼楼我是文科生,虽然初中时候是化学课代表但那已经是过去式了,我除了会认真去查譬如咖啡豆的成分,别的完全是为了剧情随便写的,宝贝儿们看看就好,千!万!不!要!当!真!
以及,我不求评论你们就真的没几个人搭理我是么,我伤心了TAT
——————————————————————
工藤新一上一次见到白马探,是在三个月前黑羽快斗作案的时候。
那之后,这位英国来的侦探便消失了,即使是怪盗基德的案子也没再出现过。
此时再见到他,工藤却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坐吧。怎么样工藤,好些了么?”白马坐在茶几一端,冲着走进客厅的工藤和黑羽比了个请坐的手势。
“好多了,还要多谢你出手相助。”工藤点了点头,也不跟白马客气,径自走到沙发上坐下。
白马勾唇一笑,“应该的,患难与共嘛。”
黑羽冷眼看着二人明里暗里毫无意义的寒暄,绕过茶几走到工藤身边坐下,直接开口道:“工藤已经来了,你总该回答我之前的问题了吧。”
他与白马的关系原本就算不上是十分和谐,而自这次见面后,白马一直阴阳怪气、话中有话,让他总觉得不舒服,语气便也跟着没那么好了。
白马看了他一眼,目光里带着一丝探寻。而黑羽却只是别开视线,没有让工藤察觉到这一瞬间的眼神交流。
“好吧。”白马清了清嗓子,“工藤,我知道你可能还是没有恢复好,但现在的情况容不得我们给你太多时间,这点希望你能原谅。”
工藤淡淡摇头,这点轻重缓急他又怎么会不懂呢,“说正事吧。”
白马点点头,神色凝重了几分,“你们应该都看到了我的管家婆婆。一个星期前的一天凌晨,我忽然听到屋外传来奇怪的声响。开始以为是进了小偷,所以没有出声,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出去,结果就看到婆婆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似乎是想起当时的情景,白马的眼里流露出一点心有余悸,“还好婆婆年事已高,战斗力不强,否则你们今天也见不到我了。我把她用电热水壶的电线拴在了厨房的角落里,才算腾出手去找打笼子的材料,毕竟,我就算要是和变成了丧尸的她共处一室,也不可能动手伤害她。”
工藤二人点了点头以示理解,黑羽道:“那你先前说的可能有救又是怎么回事?”
“这也是我这两天一直在思考的事,不过只是我的推理,不保证准确性。”白马说。自信如他,在这种事情上却也不敢将话说满,毕竟,这关系到的是生死存亡,“最近两个星期我一直是在家里吃饭,一日三餐跟婆婆吃的东西都是一样的,但是为什么婆婆变成了丧尸,而我却毫发无损,这一点让我很奇怪。”
工藤的眸色深了几分,白马的话引起了他的兴趣。他倒是不会担心白马有什么危险,丧尸病毒是不能在空气中传播的,甚至暴露在空气中一分钟内就会死亡,唯二的传染途径是飞沫和血液。而同样的,那种病毒的潜伏期也最多只有十二个小时,白马若要是有事,那早就该出事了,“除了吃饭呢,正餐之外婆婆有没有吃过其他东西?”
白马摇头,“她这些天在帮我整理文件,除了做饭和睡觉之外基本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何况她平时对身体注意的很,除了正餐之外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吃东西的。”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微微有些迟疑,“倒是我,碰过一些她没碰过的东西。”
“哦?”工藤眉峰一杨,“是什么?”
“咖啡。”白马道。他俯身拎起茶几旁边地上的一个麻袋放到桌面上,“是用这袋咖啡豆煮的。我这些天喝了很多,基本上每天都有一两杯,为了保持头脑清醒。”
“咖啡?”工藤皱起了眉,“咖啡因和丧尸病毒应当不会互相排斥吧,咖啡豆里还有什么,单宁酸?”
“我不知道。”白马摇了摇头,“非要分析咖啡豆的成分的话,烟碱酸、游离脂肪酸等等都存在,不是科学家的我们根本也不可能分析得出究竟是什么成分起了作用——我又不能用婆婆做实验。”
“糖呢,排除过么?”旁边的黑羽忽然开口,“咖啡里有没有加糖,或者炼奶一类的?”
白马眼底掠过一丝笑意,“我又不是你,我喝咖啡从来不放糖。”
“喝咖啡放糖怎么了?”黑羽挑起眉毛,显然对白马这话很是不满,“你们这些喜欢这么苦的东西的人才奇怪好吗。”
“喂喂,你俩拌嘴不要把我也扯进来啊……”工藤有些郁闷地插口道。从某种意义上,对甜食不是很感冒的他和白马一样,都是咖啡的忠实拥护者。
“你们侦探是不是都喜欢这种东西?”黑羽的目光落向工藤,撇了撇嘴道。因为工藤先前的话,他甚至很是刻意地商店了一下“们”字。
“怎么可能?”工藤有些意外,“你看服部那家伙像是会喜欢咖啡的样子吗?”
“大坂巧克力是个例外吧……”黑羽小声嘟囔着。
对于工藤会主动提起服部这件事,黑羽其实是有些惊讶的。如果他的猜测不错,那个阳光的大坂侦探恐怕已经死在了工藤之前的逃亡途中,否则,工藤又怎么可能会不急着去大坂寻觅对方的身影。他并不是不相信服部有白马这样明哲保身的能力,但如果是那样,在这四处通讯都失效的情况下,他又是如何联系到工藤报平安的呢?
可是,当黑羽看向工藤的时候,却并没有在他的神色间捕捉到半分异常,这点让他更为惊讶。
黑羽快斗很了解工藤新一,至少比起工藤对他的了解来说不知道多了多少。工藤是很重感情的,不仅重感情、也重义气,所以他根本不可能在挚友逝世最多几个星期的时候就面色平静地拿对方开玩笑,他不是能做的出这种事的人。
那么,这是怎么回事。
黑羽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沉了下去。
而房间中的另外两个人显然没有察觉到他神色的变化。
“从我个人的角度,我还是认为问题出在咖啡身上。”白马开口拉回话题,“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是家里的咖啡杯都是一样的,婆婆不一定每天都是用的同一个,再排除饮用水,也就没什么好选的了。”
“如果要严格的说,恐怕还有一个。”工藤沉声道,“而且那个东西,很不好排除。”
白马一愣,显然没有明白工藤的意思,“你指什么?”
工藤抬起眼看他,一字一顿。
“咖啡壶。”

评论 ( 11 )
热度 ( 23 )

© 良辰美景晏然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