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儿杂脑洞大,随性产出随时爬墙。
不上床不分攻受,强强王道不喜请退。
理想是有朝一日热度破百,目前进度[0/100]。
在下晏良辰,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微博:佐酒邻枫_晏良辰
#柯南新快all快##剑三唐藏唐##全职叶all微杂食##安雷安#
#K莫##云亮##莲真##阴阳师#

《美人一笑》K莫同人/《一切不以结合为目的的哨向关系都是耍流氓》<九>

好的,这是你们要的更新。
顺便,听说评论数量和更新速度成正比哟。笑
——————————————————————
文/晏良辰
(十一)
KO再次回到大排档已经是三天后了。
他没想到他的“失踪”已经让某个小向导快要急疯了,因而远远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从桌椅和人群之间走出来时,他只是目光微微波动了一下而已。
而下一秒,郝眉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偏头向他所在的方向望过来,看到他的一瞬间,乌黑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
“你去哪了?”他几乎是用冲的来到他面前,口气有些急切地问道。
KO看了看他,别开目光,“有些事出去了一趟。”他并不是很想撒谎,但是他总不能告诉郝眉,自己因为严重的感官神游症状在医院躺了三天——他怎么可能说的出口。
郝眉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已经带出了太多的担忧,微微松了口气扬起一个笑容,“没事就好。我看你这两天一直不在,问了老板也不说是怎么回事,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或者……”他忽然停了一下。
KO挑了下眉,“或者什么。”
“或者……”郝眉迟疑着,眼中闪过一丝犹豫,最终还是开口道,“或者,离开了。”
“哦?”这个答案是KO没有想到的,“怎么会这么想?”
“因为你出现得也很突然啊,潜意识里……就会这么觉得吧。”郝眉说出这话之后像是突然意识到不妥,可是说出的话却也无从收回,他于是抬手挠了挠头,“那个……我平时就这样子,你别介意。”
这番话说出来已经太过亲近了,根本不像是两个还停留在“普通朋友”关系的人之间应该有的对话。KO虽然知道郝眉生性开朗热情,对朋友更是没什么距离,但还是不免感到有些不适。
不是因为郝眉本人,而是因为他是个向导,自己从心底抗拒的向导。
KO收回视线摇了摇头,“没事。要吃点什么?”
“不用了。我公司还有工作,今天就不麻烦你啦。”看对方并没有生自己的气,郝眉微微一笑,“我本来就只是翘班过来看看你回来没有而已。”
KO一愣。
如果说郝眉如此在意他的去留还在他的认知接受范围之内的话,这句话就完全超乎他的意料了。他根本没想到郝眉竟然会翘班来询问自己的情况,而且看他的样子,显然已经来了不止一次。
清晰地从哨兵一向古井不波的脸上捕捉到一丝惊讶,向导唇边的弧度带了几分坏笑的味道,“怎么样,感动吗?”
KO看了他一眼。
要说不感动当然不可能,他是平淡不愿亲近人的性子,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对他人的示好视而不见,不过要他亲口承认这件事,却是比登天还难。
“你晚上几点下班?”KO开口道。
“啊?”郝眉眨了眨眼睛,显然没有从刚才的话题和这个问题之间找到什么必然联系,但他还是下意识地回答道,“不清楚,可能早些的话十一二点,晚些的话凌晨一两点……”
KO的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一下,面上却没有表现出什么,“下班之后,到我这里来一趟。”
“做什么?”郝眉微讶。
“请你吃夜宵。”KO深色的眼眸里多了一点笑意,“就当是,这几日不辞而别的赔礼吧。”

“眉哥,眉哥——”
“啊?哦,怎么了?”
看着郝眉如梦初醒的样子,于半珊收回在他眼前至少晃了有半分钟的手,揉了揉手腕,“你发什么呆呢,白日做梦也没有你这样的啊。”
“‘白日’做梦?”郝眉怪异地看了他一眼,努了努嘴示意肖奈办公室里那扇巨大的玻璃窗,“这个时间,我就算是做梦也是很正常的事吧。”
于半珊不用看都知道窗外是漆黑一片的天。由于地图建制上的失误,肖奈带着几位室友加上公司里的另一位精英阿爽,已经连加了好几天的班。算法的问题直接导致了地图架构的崩盘,为了不拖慢整体进度,这几天几个人的工作真的可以说是没日没夜。
于半珊叹了口气,“有什么办法,谁让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呢。老三又不同意再招人,那不就只能我们几个扛着。”
郝眉正了正神色,“如果有合适的人选老三当然会考虑,但我们毕竟刚刚起步,业内大手看不上我们,太新的人招来了也派不上什么用场,还不如我们几个来做。”
于半珊点点头,他又何尝不懂这些。扭头瞄了一眼正拿着一份文件和阿爽讨论细节的丘永候,他想了想还是抬手拍了拍郝眉的肩膀,“快做吧别发呆了,就你这样不是要做到天亮?”
“你的做完了?”郝眉条件反射地回了一句,却是已经飞快地扫了一眼已经打好的部分编码,手下动了起来。
“是啊。”于半珊耸了耸肩,“你出去那会儿我就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就剩校对了而已。”
“滚滚滚。”郝眉没好气地道,“抓紧校对完滚回去睡觉。”
“哎好好好。”于半珊一叠声答应着,嘿嘿笑道,“美人就是口嫌体直。”
“去你的!”郝眉随手抽了一份文件就朝于半珊头上打过去,被他笑着躲开,“行了,你忙吧,我去看看老三那边还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他当然知道郝眉是关心他,这几天所有人都累的不轻,回去休息几乎是梦寐以求的了。不过于半珊并不是自私的人,他的工作相对轻松,做完之后当然要看看还能不能再做点什么,好让大家都能早些休息。
于半珊走了,郝眉放下手里的文件,右手敲字的速度慢了下来。
他想起两个小时之前在大排档,那个哨兵含了笑意的眼神。
他见过那个眼神。是在几个月前的庆大食堂,那个哨兵盛饭给他的时候,望向他的眼神。
郝眉不否认他观察KO已经很久了。
潜意识让他觉得这个哨兵跟肖奈很像,清冷禁欲。不过唯一不同的是,肖奈给人的感觉是恰到好处的彬彬有礼,而他却是拒人千里的冷淡沉默。
也正是因此,郝眉知道他不会对谁都流露出那种眼神。
但是他却没有多想。在他眼里,朋友请吃饭而已,再正常不过的事,既然答应了就当然要去。
浑然不觉唇角已经露出笑意,郝眉定了定神,低下头重新写起了程序。

“……老三,你说美人和那个哨兵真的没什么问题吗?”坐在办公桌上的于半珊收回目光,有些喃喃似的道。
“哪个。”肖奈语气平淡,甚至都没有从电脑屏幕上抬起视线,“黄铮?”
“去你的,谁说黄铮了。”于半珊返过身,手肘撑在桌面上凑近肖奈,压低声音,“我说他那个在大排档工作的哨兵朋友。”
“你要是嫌任务不够,我这还有很多。”肖奈淡淡的道。
于半珊不依不饶,“好,都算我的。是不是的你倒是透个底,别让郝眉被人骗了。”
“这话怎么说的。”于半珊的认真终于让肖奈分出心来,抬头看了他一眼。
“我倒也没有别的意思。”于半珊被肖奈这一眼看的有些毛骨悚然,但是话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可你也知道美人单纯,他又是个向导,万一……”
“放心吧。”肖奈伸手拿过一份文件打开,低下头将其中的一组数据敲进电脑,一面道,“郝眉对哨兵的防备心比你想的要高不少。”
“可是……”于半珊没有说下去,他咬了咬嘴唇,有些不安地望向郝眉的方向。
可是,你不觉得他现在的样子……
很像是在谈恋爱吗。

评论 ( 11 )
热度 ( 50 )

© 良辰美景晏然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