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儿杂脑洞大,随性产出随时爬墙。
不上床不分攻受,强强王道不喜请退。
理想是有朝一日热度破百,目前进度[0/100]。
在下晏良辰,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微博:佐酒邻枫_晏良辰
#柯南新快all快##剑三唐藏唐##全职叶all微杂食##安雷安#
#K莫##云亮##莲真##阴阳师#

《歌殿》莲真同人/《What Are Words(ABO)》章一-First

很喜欢的那个太太说不太喜欢ABO,不过本命的哨向已经被太太拿了我也就只能写写ABO了,笑。
即使是ABO也会坚持一对一的原则这点宝贝儿们可以放心,最近被一些负面情绪折腾到心累了,就只是想看两个人好好地谈一场恋爱呢。
差不多就这样,文章里有什么不妥之处的话还请宝贝儿们多多指正。

x 军队pa.
x 主莲真,副cp写到再说。
x 帅气属于莲真ooc属于我。

————————————————————
文/晏良辰

>>章一
>>First
圣川真斗最近的状态很奇怪。

最先注意到这一点的是一向善于察言观色的爱岛塞西尔。其实在最初的时候,爱岛也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只是圣川在这几天的排练时经常一连做错好几个非常基础的动作。

对于擅长舞蹈的圣川来说,那些应该是根本就不会犯的低级错误,可是圣川本人却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一般径自继续下去。

在舞蹈方面,指导员月宫林檎对圣川向来很是放心,因此排练时甚至都没怎么往圣川所在的方向看,当然也就没有发现这些微小的细节。可是爱岛的站位就在圣川身后,可以说是所有人中离圣川最近的一个,又怎么会发现不了呢?

爱岛不是喜欢胡乱猜测的人,所以在发现了这一点以后他并没有急于做出什么反应,只是在圣川身上多放了一些注意力。而正是这一个举措,让他发现了一些或许是他不该发现的东西。

“小心!”推开训练室门的爱岛显然没想到自己看到的会是这样一副景象,但他的反应依然很快,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去一把架住房间中央差点摔倒的人。

原本,爱岛以为圣川真斗只是脚步不稳不小心滑倒,毕竟他进屋时圣川背对着房门的背影动作还算得上利索,可是当真正触碰到那人身体的那一刻,爱岛才发现自己的想法错得有多么离谱。

被另一双手紧紧抓着的手臂上练功服的布料早已被汗水浸透,平素神色自若的白净面庞也在湿漉漉的额发的扰乱之下变得狼狈不堪,而他面颊上透着的不正常的潮红,显然在提醒着爱岛些什么。

“你发烧了?”爱岛心下一惊,顾不得圣川语气虚弱的反对,腾出一只手抚上他的额头。

——意料之内的惊人温度。

“真斗你搞什么啊,烧成这样子怎么不回去休息?”

面对爱岛的质问,圣川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挣扎着想要自己站直身体。可是虚弱的双腿却并不听他的使唤,拼尽全力推开爱岛之后,他自己也因为失去支撑而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嘶……”这一下摔得极重,撞痛了膝盖的圣川彻底失去了起身的力气,在扑过来扶他的爱岛的帮助下尝试了好几次都没能再站起身。

“所、以、说,你到底在逞什么强啊。”拼尽全力撑起圣川的身体,爱岛额上也微微见了些汗水。他弯腰把圣川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力道带着那人向门口走去,“不管原因是什么,今天先回去好好休息。”

“不……”这声低喃轻得像猫的叫声,爱岛狠了狠心,终究是没能做到无视圣川的抗议。

“那么,理由是什么呢?”爱岛停下脚步,扭头对上圣川因为虚弱而有些涣散的眼神。

圣川沉默了好几秒。

“我……不想……”他气息不稳地说着,后面的话爱岛却没有听清。

正当爱岛准备再度询问的时候,练功房的门又一次被推了开来,一颗蓝色的脑袋从开启的门缝里探进来,“爱岛……圣川?”

在所有伙伴的眼中,圣川真斗一直是个冷静自持、对自身把控极好的人,这般超出掌控的模样着实让听到动静推门进来的一之濑时矢惊讶了一下。

“怎么回事这是?”一之濑侧身进屋,顺手掩上了门,他很清楚圣川并不希望被更多人看到这副样子。

爱岛摇了摇头,“我来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烧得这么厉害还不肯回去休……”

爱岛的话还没说完,忽然感到肩膀上的重量又是一沉,伴随着一之濑的一声惊呼。

“圣川!”

这一次,名字的主人连最为虚弱的回应都没有给出,一直强撑的精力似乎是到了极限,再也没有保持清醒的能力,圣川真斗身体一软,就那么靠在爱岛背上昏了过去。

“……总之,先送他回去吧。”足足五秒的僵持之后,一之濑开口做了决定。他上前伸手将圣川的另一条手臂搭上自己的肩膀,帮助爱岛分担一部分重量,“神宫寺到上将那里去了,今天晚上还不一定能回得来。”一之濑说着叹了口气,“估计我要留宿在他们屋里了。”

“你照顾真斗没问题吗?要不要上报给指导员?”爱岛一面小心翼翼地扶着圣川防止他滑下去,一面抬头问道。

“先安顿好他再说吧。”一之濑说着打开房门,在迅速交替的空气中忽然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跟着神色一变,“……糟了!”

评论 ( 10 )
热度 ( 25 )

© 良辰美景晏然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