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儿杂脑洞大,随性产出随时爬墙。
不上床不分攻受,强强王道不喜请退。
理想是有朝一日热度破百,目前进度[0/100]。
在下晏良辰,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微博:佐酒邻枫_晏良辰
#柯南新快all快##剑三唐藏唐##全职叶all微杂食##安雷安#
#K莫##云亮##莲真##阴阳师#

《歌殿》莲真同人/《What Are Words(ABO)》章一-Third

揣摩感情拖慢了我的进度。
我努力想塑造出一种明明因为疲倦已经思绪混乱但是却还拼命想保持清醒的状态,不知道成功了没有…
文中泡沫的描述来自小时候听过的一首《泡沫美人鱼》里的一句歌词:泡沫想触摸光的炽热,代价是身心残破,为何我忍痛倾尽所有,你却仍看不见我。
依旧求评论,如果有什么地方不到位的还请各位不吝赐教。
——————————————————————
文/晏良辰
>>Third
神宫寺莲打开房门的时候被扑面而来的浓郁气味逼得皱了皱眉。

就算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他依然没有想到情况已经严重到这种程度。房间中充斥着的Omega的气息浓得不像话,游离在各个角落的Omega信息素不断地挑逗着Alpha敏感的神经。

神宫寺不敢用力呼吸,他甚至已经感觉到自己的Alpha信息素在体内蠢蠢欲动,妄图与无处不在的Omega因子交融。

——却被一层无形的屏障挡在了身体里面。

微微吐出口气,神宫寺知道,这是一之濑时矢那针抑制剂起了效果。

虽然确实挺疼的。他不着痕迹地瞄了一眼刚刚注射过针剂的左臂,定了定神抬步进屋。

空间里安静得有些不可思议,若不是那存在于各个角落的躁动信息素,大约没有人会觉得屋里有人。

圣川真斗侧卧在榻榻米上,身躯被柔软的被褥包裹的严严实实。神宫寺自然地投过目光去,看到台灯温和的光芒穿过那人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一片阴影。

“别装了,我知道你醒着。”神宫寺拉了把椅子坐在一边,没敢靠得太近。

几秒之后,躺着的人像是做足了心理准备,慢慢睁开了眼睛。

“你……”圣川开口的时候声音沙哑的不像是他自己的。似乎是被这个变化吓到,短促的音节被很快地咽了回去,随即没什么血色的唇瓣紧紧抿起。

清晰地看到那双蓝色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游移,神宫寺轻叹一声,“放心吧,我注射过抑制剂了。”

圣川闻言却没什么反应,只是安静地移开了目光。

房间里安静了几秒。

“你……什么时候醒的?”有些压抑的气氛中,神宫寺没话找话说。

什么时候……醒的?

这个问题让圣川茫然了一下。意识告诉他他已经浑浑噩噩了好几天,脑海中只有一如既往想要做好一切的微弱想法,可是究竟做了些什么却不清明。

隐约记得……似乎是一之濑和爱岛送自己回来的。那么之前发生了什么,之前……自己在做什么?

榻上的人的神色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变得有些奇怪。圣川从来都不是擅长隐藏心绪的人,喜怒哀乐全在脸上,即使此时他的眼神冷静得一如往常,熟悉他的神宫寺却还是从中看出了些什么。

“抱歉。”神宫寺低声开口,语气里带着十足的懊恼,“这几天太忙了,我该早些注意到的。”

这句话成功地让圣川平静的眼神波动了一下。但也仅仅是一下,他仍旧没有转开盯着前方放空的视线,“跟你没关系。”

“有关系啊,”神宫寺似乎并不在意圣川的态度似的依旧将目光停留在他身上,“早注意到的话,或许就能让你少痛苦几天了。”

圣川气息一滞。

“一个人难过很久了吧,你。”这句话的语气里没有一如既往的轻佻,明明是关心的话语,却连一点怜惜也欠奉,只是温和而平静地陈述事实。

圣川真斗性格要强,作为他青梅竹马的神宫寺莲很清楚这一点,如果这时候对他表现出过度的关怀,反而会适得其反。

圣川没有答话,神宫寺想了想决定换一种问法,“那么,想清楚了吗?”

“什么?”

“今后打算怎么办?”神宫寺问得很直接。这是圣川必须要考虑的问题,或许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要以一个Omega的身份生活下去,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逃避,亦容不得退缩。

圣川闭了闭眼睛,这个问题他没办法回避,“……不知道。”

意料之内的答案,神宫寺看着圣川依旧带着几分潮红的面颊,再次叹了口气,“算了,不急这一会,等你休息好了再说。”

圣川沉默了很久,“我……不相信命运。”

我不相信既定的命运,不会屈从于老天给我安排的身份。

这是我自己的路,自己的一辈子,我会走给自己看。

圣川真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眸子里闪过一道光芒,那道一闪而逝的光彩点亮了他因为虚弱而有些黯淡的靛蓝色眼眸。

那双眼睛里视线越过坐在他身边的神宫寺莲、穿过昏暗的房间和夜间戒备的军队宿舍去到遥远的地方,进入到一片光明之中。

神宫寺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我知道。”他这样说,语气里掩着一丝不知名的情愫,“你从来都足够冷静,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这个问题。”

圣川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照单全收。

神宫寺勾唇笑起,“天亮还早,再睡一会儿吧。”

圣川摇头。不是不想睡,而是睡不着。他能感觉到身体的疲惫,但是精神却异常的清醒。

好像,生怕一旦睡过去就会出现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一样。

“不会有事的。”神宫寺看出了他的心思,出言安抚,顿了半晌又道,“不想睡的话,要么我讲个故事给你听?”

“……”
   
“在海的远处,水是那么蓝,那么澄澈……”没得到回应的神宫寺当他默认,可是脑海中的童话在看到圣川抬起视线望向他的那双蓝色的眼睛时,话到了嘴边却变了调子,“就像……你的眼睛一样。”

圣川素来是个保守的人,哪里招架的住神宫寺这般调情似的话语,但碍于面子却又不好出言反驳,怔愣之下只得转开目光不去看对方,可是那人温和的声音却还是不受控制地被敏感的神经听了去。

《海的女儿》,圣川在很小时候曾经听爷爷讲起,故事里小人鱼凄美的爱情让年幼的他唏嘘不已,可是随着年龄的成长,时光却慢慢地令他失去了对于童话的兴趣。而当那被尘封已久的记忆被神宫寺再度翻出,回看起来却仿佛比当初多了更多深沉。

“……在海王的六个女儿当中,那个顶小的又要算最美丽了。她的皮肤又光又嫩,眼睛像是蔚蓝的海洋。她是大海的宠儿,可是,如此得到父亲和祖母宠爱的她,却一直向往着海面之上人类的生活……”

神宫寺的声音一贯好听,温和中带着几分撩人的轻佻。如此凄婉的故事经由他珠圆玉润的音节讲出来,倒是演绎出了一种别样的味道。

那个每一步都走在刀尖上的女孩,获得了期望已久的自由和爱情。可她脆弱的期待却像是努力想要触碰阳光的泡沫一般,被炽热的温度灼烧到遍体鳞伤。

——却仍不回头。

圣川知道,自己也是一样。

故事逐渐接近尾声,讲述的声音也慢慢低了下去。神宫寺看着圣川沉静的睡颜,伸出手想去抚平他眉间的皱褶,却在半空中顿住。他叹了口气站起身,替圣川掖了掖被角。

Oestrus还为真正的到来让圣川还能够保持一定程度上的清醒,可是正如一之濑所说,种种迹象都在表明着即将发生的事情。没有人知道圣川的这次Oestrus会在什么时候真正到来,正如没有人知道圣川将要如何度过这次危机。

修长的手指在拉高被子时不经意触碰到了脸颊,皮肤表面高于常人的温度让神宫寺不禁愣了一下。

“最不过,你咬他一口就是了。”一之濑的声音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像是恶魔甜蜜的诱饵,引诱着神宫寺迈出危险的第一步。

“可恶……”神宫寺甩了甩头将乱七八糟的想法清出脑海。

其实从很早以前,神宫寺就已经开始注意圣川,他不知道这个有点古板还完美主义的人究竟吸引他什么,但是他很清楚,这份感情是真的。

神宫寺不否认自己曾经有过诸如“如果圣川是个Omega该多好”之类的想法,但绝对不是在这样的时间,也绝对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神宫寺不是敢做不敢当的人,因此他不会否认自己心中曾经掠过的一丝似乎不该出现的欣喜。而正是因为这样,此情此景下他不会动圣川分毫。

“安心睡吧,不论如何,不会让你有事的。”轻声说着承诺般的话语,倒是并不在意针对的那个人有没有听到。缓慢地收回手,神宫寺莲的满心情愫,最终化为一个轻柔的吻,印在了圣川真斗的额头。

评论 ( 15 )
热度 ( 34 )

© 良辰美景晏然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