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儿杂脑洞大,随性产出随时爬墙。
不上床不分攻受,强强王道不喜请退。
理想是有朝一日热度破百,目前进度[0/100]。
在下晏良辰,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微博:佐酒邻枫_晏良辰
#柯南新快all快##剑三唐藏唐##全职叶all微杂食##安雷安#
#K莫##云亮##莲真##阴阳师#

《歌殿》莲真同人/《What Are Words(ABO)》章四-First

俗话说不打代练的写手不是好玩家,所以我前段时间去打代练了然后没更新[好意思说]
嗯……最近几章会有有趣的东西,我尽量连更,可以期待一下。笑
最后求评论啊嘤。
————————————————————————————————————
文/晏良辰
  被神宫寺莲带着七拐八绕地走进这条小巷的时候,圣川真斗难得的迟疑了一下。

  “怎么了?”神宫寺在一扇毫不起眼的门前停了下来,回过头看向皱着眉的圣川。

  “……这个地方,我印象中是……”圣川开口前像是思索了很久,声音里还带着些许犹疑。

  任务细则中并没有给出多么细节的东西,更多的只是一些注意事项。因此,若不是负责任务发布的指导员日向龙也多叮嘱了神宫寺一些,两个人甚至连要去哪里都不清楚。

  “嗯,一家非常有名的地下赌场,同时也是一些秘密交易进行的绝佳地点。”神宫寺道。

  圣川的眉头锁得更紧,“这里就是目标人物经常活动的地点?”

  他记得那张照片上女子巧笑嫣然的模样,那种温文尔雅的气质令圣川有些不愿意相信她竟会常在这样的地方出没。

  神宫寺点了点头,“龙也前辈说,到了这里会有人接应我们。”

  圣川应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眉宇之间的神色显然是并不喜欢这里。

  而神宫寺却似乎有其他的考量。他看着圣川的表情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抽出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手递了过去,“还有,这个。”

  “什么?”圣川愣了一下。

  “信息素徽章……”神宫寺避开圣川变得怪异的目光,有些别扭地补充道,“……是我的信息素。小一临行前交给我的,说是毕竟气味抑制剂的作用时间存在不确定性,所以用之前体检时提取的一些东西做了这个以备不时之需。不过你可以放心,这上面带有个人辨识度的信息素气息已经被完全过滤掉了,剩余的只有一些Alpha的味道而已。”

  Alpha是极为高傲的存在,同时也拥有很强的独占欲。可以说,除非必要的情况下甚至没有哪个Alpha会愿意做出提取信息素这种事情,更别提是将自己的信息素提取物过滤掉个人标志还要交给别人了。

  圣川真斗自然也很清楚这一点,因此他没有做出什么动作,只是盯着神宫寺的脸看,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到一点不悦的神色。

  可是没有,注意到他视线的神宫寺只是非常不自然地别开头,却也没有收回伸出的手。

  圣川忽然笑了,他伸手接过那人手里的东西,“谢谢。”

  “你……”似乎是没料到这样的发展,神宫寺有些惊讶地回转目光望向圣川。

  圣川没有回应。此时他正低着头认真地看着手里的徽章,目光专注得神宫寺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那是一个银质的徽章,被雕刻成了字母“R”的形状,表面漆着与神宫寺发色相同的橙色颜料。徽章的体积不大,拿在手里也没有多少重量,轻轻摇晃时,能够听到其中信息素液体撞击容器的声音。

  但,这些都不是圣川在意的。手中的金属有些良好的导热性,他甚至还能感觉到其上属于这个徽章原主人的体温,以及金属表面附带的一点微微的潮意。

  这个人,在把这东西交给自己之前一定犹豫了很久吧。他的心里,又是怎么想的呢?

  圣川微微眯了眼睛,抬手将徽章别在了自己外衣的前胸。强大的Alpha气息从徽章中渗透出来,慢慢地包裹圣川全身,带着令人心安的味道。

  “神宫寺。”

  “啊……嗯?”身旁的人明显有点走神。

  “谢谢。”

  “没事。”神宫寺摇了摇头,转过身不再去看圣川,“走吧。”

  这扇不起眼的门后,是一条漆黑看不见尽头的长廊,拐过弯后却豁然开朗。圣川眨了眨眼睛,被上方水晶吊灯明晃晃的金色光芒刺了一下。

  “哟,稀客啊,什么风把你们两位给吹来了。”未待两人反应过来,一道声音已经斜插了过来。圣川听着那声音耳熟,抬眸看时却见到一个从未见过的身影。

  “是啊,好久不见了。”比起圣川,神宫寺的反应要从容得多,他很是随意地握了握对方伸过来的手,“怎么,不欢迎?”

  “这是哪儿的话?”来人眉头一皱,随即又笑了起来,“你来了的话,美凯尔今天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盛情相邀,却之不恭。”神宫寺微微一笑,“不过我们两个刚刚来到这里,怎么也要先缓一口气吧。”

  “那是自然。”那人笑道,“这边请。”

  他说罢,便带着两人向大厅中走去。

  神宫寺稍稍落后一步,将掌中的东西塞进圣川手里——那是刚刚握手的时候对方塞过来的,Shining的标志。

  确认了对方的身份让两人同时放了心,也就顺从地跟着来人走。这间赌场比想象的还要大得多,三人穿过宽敞的大厅,经过走廊和热闹的舞台,进入了一条僻静长廊尽头的房间中。

  反手落了锁打开灯,那人转过头开门见山,“我简单说一下。明面上,这家地下赌场的老板是我,但他只是被下了药押在自己的办公室,助手美凯尔也被蓝所替换。你们只有十二个小时的时间,药效结束之前我们四个人必须撤离。”

  完全隔音的安静环境下圣川终于听出了那道熟悉的声音属于谁,不由得讶道:“黑崎前辈?”

  不怪圣川如此惊讶,虽然先前神宫寺提到过有人接应,但是谁又能想到接头的人竟然会是他们曾经的室友兼指导前辈——黑崎兰丸呢?

  神宫寺显然也是有些惊讶的。但他仗着随时能融入各种环境的气质早已经执行了多次卧底任务,对于意料之外状况的应变能力自然要强过第一次做类似任务的圣川,此时弯唇一笑道:“那么,兰兰你刚才说的让我顶替蓝蓝[蓝美这个翻译我实在是接受不能],是要做什么?”

  黑崎看了他一眼,“美凯尔平时在那边中央舞台主唱,刚刚过来的匆忙,路过的时候你们可能没有看到蓝。不过这次任务目标比较特殊,所以换你上。”

  “因为是位lady?”神宫寺眉毛一挑,“需要我去接触吗?”

  黑崎摇了摇头,“蓝的演唱风格不适合在这种地方助兴,你的任务是尽可能地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而去接触目标的人,是真斗。”

  “我?”圣川一愣,“这种接触神宫寺比较擅长吧?”

  “这次的目标比较特殊。”黑崎道,“这个女人是经常在黑道上混的,虽然是个beta但是对Alpha排斥的极其厉害,因此……”他到这里就没有说下去。

  圣川叹了口气,“好吧,那就我去,只要能够在她身上装上定位装置就可以了吧?”

  “她身上?”黑崎反问了一句,“来之前指导员没有告诉你们吗?咱们的定位装置,是指膜。”

  这话一出,神宫寺的脸色突然变了,他到现在才明白日向龙也在听说圣川病倒时的欲言又止究竟是因为什么,可是如今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指膜是……”圣川望向神宫寺,不明所以。

  神宫寺犹豫了一下,“那是shining内部研发的一种特殊装置,信号发射器装在半透明的指膜里,通过按压释放,可以黏附在人体的黏膜上,对身体无害且不会被消化。”

  “黏膜?”圣川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类似于鼻腔的黏膜。”黑崎注意到了两个人微妙的神色,“真斗没做过外勤?”

  “没做过接触目标类的。”圣川老实承认,接着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扭头望向神宫寺,“不是鼻腔吧?”

  神宫寺认命似的点了点头。

  黑崎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了几个来回,忽然笑起来,“是男人的话,这方面可不能认输啊,真斗。”

  圣川闭眼呼气,最后点头,“好。不过,我可不敢确认自己能否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这个你不用担心。”黑崎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你别看这女人表面上那么清纯,我们最初就是被她的外表迷惑,兜了好大一个圈子最后才锁定这里。所以这个任务执行起来,说不定比你想象的还要简单。”他说罢,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递给圣川,“只有一个,别弄丢了。”

  “是。”

  圣川伸手接过,打开看了一眼便装进了口袋,神色变得认真了许多。

       而此时的他还不知道,他已经被自己最亲近的人,往命运既定的道路上狠狠地推了一把。

评论 ( 7 )
热度 ( 15 )

© 良辰美景晏然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