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儿杂脑洞大,随性产出随时爬墙。
不上床不分攻受,强强王道不喜请退。
理想是有朝一日热度破百,目前进度[0/100]。
在下晏良辰,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微博:佐酒邻枫_晏良辰
#柯南新快all快##剑三唐藏唐##全职叶all微杂食##安雷安#
#K莫##云亮##莲真##阴阳师#

《歌殿》莲真同人/《占卜之书》(片段II)

还是上次的教皇骑士脑洞,最近好累不想码字,涂个片段图开心[你!]


————————————————————————————————————

文/晏良辰

  黑猫在墙角颤抖着瑟缩。


  浓密的雨雾给高墙渲染上沉重的色调,打湿它的毛,狼狈地黏在身上。


  面前是无法逾越的天谴,压抑着呼吸无法挣脱。它昂起湿透的脑袋,发出无助的呜咽。


==============

  

  “骑士大人带回来一只黑猫。”


  消息在教廷中各处流散开的时候,神宫寺莲正抱着猫在建筑物后面的向日葵花田中晒太阳。


  被细致地呵护过的小家伙此时显得异常安静乖巧,窝在神宫寺怀里懒洋洋地眯着眼睛,不时伸出粗糙的舌头舔过形状好看的骨节。


  教皇的这位守护骑士有着超乎常人的热心,这早就是人尽皆知的事,因此神宫寺倒是并不怎么在意四处传开的消息,只不过……


  “我还以为只是谣言。”


  身后响起的声音在先前的脚步声进入听力范围时就已经被听者预料到,神宫寺伸手挠了挠猫的耳朵,灵活的指尖巧妙地避开挠过来的小爪子。


  “怎么,教皇大人就这么不信任自己的属下吗?”


  “你的属下是指谁?”圣川真斗在神宫寺身后站定,声音没什么起伏,“你,还是教廷里的其他人?”


  “都是。”神宫寺低着头忙着逗弄怀里的小家伙,口中倒也没耽搁与自己的教皇大人对话。


  圣川神色冷静,“我不觉得放任你在教廷里养一只猫就是信任你的表现。”


  “可是我都抱它回来了,再丢出去岂不是太残忍了。”神宫寺转过身来,“神讲救赎的不是吗,教皇大人?”


  “救赎也不是你这样讲的。”圣川瞥了一眼走到自己面前的人,微微挑了下眉毛,“干什么?”


  “你摸一下,他很乖。”神宫寺保持着递出的姿势,而被他随意摆弄的黑猫竟然出奇的并没有什么反抗的动作,只是扬起了头,一双金色的眼瞳同抱着它的人一起望向圣川。


  圣川盯着身前的一大一小两个家伙看了半晌,莫名就觉得他们很像——尤其是眼眸中的那种澄净到几乎透明的神色。


  他于是伸出手,手掌很是随意地落在那颗小小的脑袋上揉弄几下。


  触感倒是很好。


  圣川这样想着,猝不及防被一条粗糙的舌头舔了手指。


  那人的动作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轻柔到甚至有些小心翼翼的地步。神宫寺看着对方眼底一闪而逝的惊讶,唇边扬起心情很好的笑。


  他的教皇大人一向如此,口是心非。


  “的确很乖对吧。”神宫寺笑着,忽然伸手将黑猫往圣川怀中塞去。


  “你……”温软入怀,下意识的反应让圣川抬起手臂接住了那个轻得过分的小家伙,随即感觉到那个毛茸茸的小脑袋讨好似的在他胸前蹭了蹭。


  后半句话被堵在了喉咙里,圣川低头看向怀里的小家伙,而它也正在望着他。透过那双淡金色的眸子里暗色的瞳孔,圣川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他很喜欢你。”神宫寺道,“这小家伙是捡回来的,怕生得要命,之前还差点挠伤了人。”


  “那你怎么能保证它留在这里不会再伤人?”口中说着这样的话,圣川却已经抬起一只手轻轻梳理着黑猫柔软的毛发。


  神宫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有你在,我相信不会。”


  仿佛是在印证神宫寺的话一般,黑猫低下头在圣川怀里拱了几下,似乎是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竟然就这么阖上了眼睛。


  这个软绵绵的小家伙身上带着皂叶的气息,抱在怀里甚至还能够感觉到它温热的身体里心脏跳动的力度,一下、一下,平稳而安定。


  那节奏透过与柔顺毛发紧紧相贴的皮肤传导进身体,被敏锐的神经汇总之后报告精密的大脑。


  它,很好地活着。


  圣川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他抬起头看向身前站着的人,恰好捕捉到骑士眼底一闪而逝的温暖。


  “那就留下吧。”圣川勾了下唇角,没来由地觉得心情不错,“只不过,它如果伤了什么人,你就陪它一起去街上睡。”


  神宫寺笑了,“遵命,教皇大人。”


评论 ( 8 )
热度 ( 14 )

© 良辰美景晏然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