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儿杂脑洞大,随性产出随时爬墙。
不上床不分攻受,强强王道不喜请退。
理想是有朝一日热度破百,目前进度[0/100]。
在下晏良辰,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微博:佐酒邻枫_晏良辰
#柯南新快all快##剑三唐藏唐##全职叶all微杂食##安雷安#
#K莫##云亮##莲真##阴阳师#

《歌殿》莲真同人/《相性一百问》(51-75)

啊啊本来想一更写完后五十的,可是真正动起笔来才发现想要写的东西好多啊,所以剩下25就容我再琢磨琢磨吧。
关于第五十问,不上床不分攻受是我一贯的原则,有看过我主页的宝贝儿应该知道的,这点请注意排一下雷。
还有关于前辈组,我尽力了,如果有哪里还是做的不到位恳求轻喷。
惯例求评论。

——————————————————————
1-25 26-50
文/晏良辰
=======================================
来栖:OK,下面要进入后五十问环节了,指挥棒也要交接了,让我们请出大家期待已久的前辈组——QUARTET☆ NIGHT!

寿岭二&美风蓝&黑崎兰丸&卡缪:大家好。

ST☆RISH众人:前辈。

岭二:哎呀不用这么客气啦~早就听说准备了这么一档节目,结果没想到被采访的居然会是小真和莲酱呢。

美风:真的没想到吗?岭二你在台下的时候一明明直笑得很开心。

岭二:蓝蓝!不要这么快就揭穿我啊。

神宫寺(轻咳):不管怎么样,总之还要麻烦各位前辈手下留情。

黑崎:这种无聊的问题随便回答一下不就好了,说什么手下留情。

卡缪:你没看过剧本吧?

黑崎:没有。

卡缪:哼,就知道你不会好好准备。

黑崎:你说什么!

岭二:好啦好啦,你们两个不要到哪都吵架啊。

美风:不过话说回来,早乙女是怎么想会到做这套问卷的?

卡缪:谁知道他。

岭二:嘛嘛,既来之则安之了。(转头看向众人)大家也都留在这里吧,我想这样他们两个人可能会稍微轻松一点。

来栖(低声):这根本就是公开处刑吧……(看到圣川的脸色没再说下去)

黑崎:那么,题目。

一之濑:在我这里。

岭二(拿过题目一本正经):那——么~接下来的问题请“务必”“认真”回答。

圣川:这是社长的恶趣味?

岭二:不,我的。

圣川:……

岭二:来第一题——蓝蓝你来。

美风:……你真是的。(叹口气接过)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神宫寺(看了看圣川,微笑):某种意义上,我们两个的定位是一样的。

黑崎:哦?

神宫寺(耸肩笑):从各种意义上,我并不认为真斗的性格和气场有哪里弱势,所以攻受这种定义本身就不存在。至于某些问题上,我们只是选择了更适合我们两个人的方式而已,或者该说,能为喜欢的人服务,是我的荣幸才对。

一十木:这算间接回答吗……

一之濑: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把这个问题回答得如此义正言辞。

神宫寺: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夸我吗,小一?

一之濑:……你高兴就好。

卡缪:这是诡辩。

美风:可是严格来说,的确很巧妙地回答了呢。

岭二:那,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这题小真来回答。

圣川:……

神宫寺:谁回答有什么区别吗?

岭二(笑眯眯):当然。

圣川:……我不擅长这种事。

黑崎:哪种事?

圣川:附加问题也需要回答吗?

岭二:要的哦。

圣川(深吸口气):高等智能动物间的有情感、用心地和对方进行的性亲密行为。

四之宫:噗。

美风:这个解释很标准呢。

来栖:莲你这一脸自豪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神宫寺(歉意笑):抱歉抱歉。

爱岛:简直就是一副“我家真斗就是厉害”的炫耀脸嘛。

卡缪:果然只有愚民才会有这种情绪。

神宫寺:男爵你现在这么说,等到真正碰到那个人的时候,或许就会改变想法了呢。

卡缪:哼,愚蠢。

岭二:好啦好啦。下一个,兰兰?

黑崎:啊……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神宫寺:当然满意。

圣川:嗯。

一之濑:圣川,我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

圣川:你说。

一之濑(严肃脸):真的没考虑过反攻吗?……噗。(没忍住笑出声)

来栖:等等等等,你现在是时矢还是HAYATO?

一之濑:这很重要吗?我就是我啊。——好吧,这其实是岭二前辈的主意。

四之宫:诶你们什么时候交流的?

一之濑:刚才。

一十木(°ー°〃):完全没有注意到……

美风:这个问题的话,首先神宫寺就不会同意吧。

神宫寺:不。(微微犹豫了一下)如果是真斗,可以。

一十木&爱岛&四之宫:诶!

黑崎(微讶):这就是爱情?

神宫寺(微笑):嗯。

美风:我曾经听人说过,爱情是盲目的。

神宫寺:可以这么说。同样也有人做过洪水猛兽之类的比喻,但是,它来的时候你却逃不开。

美风:为什么?

神宫寺:因为它会让你感到幸福。

美风(怔)。

卡缪:不过是一种自我满足吧。

圣川:倒不如说是一种通过付出所得到的回报。虽然并不像以物易物那样等价,但是感情这东西,是两个人的事。所以,(稍顿)有些付出我也愿意做。

岭二:哎呀哎呀,气氛好到完全不想插嘴呢。那么五十四,初次H的地点?

神宫寺:好像是,偶像精修课的宿舍里。

黑崎:哈?

一十木:等一下,好像?

圣川(叹口气):是获得UTA☆PRI奖项的那天晚上。

爱岛:那天的话……如果没记错晚上聚会的时候莲好像喝的有点多?

一之濑:嗯,那天到最后只有我和圣川还是清醒的。所以事情是在你把莲带回房间之后发生的?

圣川(点头):嗯。

卡缪:也就是说酒后乱性。

神宫寺(苦笑):不,该说我是借酒壮胆。

来栖:你这个家伙有时候还真绅士得不行。

四之宫:是因为太在意吧……

美风:那天兰丸刚好不在宿舍呢。当时的感觉?

神宫寺:说实话我记不太清了,那天确实喝的有些多,只记得稀里糊涂地说了些什么之后就把他压在床上了。

岭二:划重点,感觉。

神宫寺:感觉……当然很好。

圣川(镇定面对众人望过来的眼神):不得不承认,神宫寺技术很好。

一十木:我听说第一次会很疼啊?

圣川:完全没有,神宫寺在这种事情上的耐心比你们想象的应该要高出不少。

黑崎:我倒觉得他是把毕生所学都用在你身上了。五十六,当时对方的样子?

神宫寺:真斗那天露出了非常引人犯罪的表情呢。啊,该怎么说……让人忍不住想狠狠地欺负一下。

爱岛: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样的莲才是本色……

圣川:你没有想错。不过这家伙,即使喝醉了也会竭力克制着自己耐下心来。

一之濑:莲是真的很在意你啊——不过你还是没回答到重点上。

圣川:我应该已经在说了,从头到尾完全是一副明明早就忍不住但偏偏还要耐着性子折腾人的模样。

来栖:“折腾”啊……

爱岛:“折腾”啊……

岭二:哈哈哈好像已经感觉到小真的怨念了呢,那么第二天早上起来的第一句话说了什么?

神宫寺:我清醒之后第一反应是道歉。没想到真斗居然平静到不行,反而让我有点害怕。

圣川:做都做完了,还想让我说什么?再说什么也没办法改变既定事实了。

卡缪:就算是默许。

美风:对于真斗来说,这样已经是极限了吧。

四之宫:真斗也是一直很温柔的,虽然嘴上从来不肯说,但是行动上全都表现出来了。

黑崎:也算不容易。下一个……啧。

岭二:嗯什么?(凑头去看)啊,每星期H的次数?

黑崎:你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么平静地说出来的。

岭二(眨眼):这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吗?

黑崎:……啧。

美风:从生理学的角度来说,的确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呢。

神宫寺(笑出声):小兰在这些方面的确放得不是那么开,不过也没什么关系。这个问题的话,其实没有什么固定的次数,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顺其自然。

一之濑:平均来说呢?

神宫寺(歪头想了想):多的时候三四次,少的时候两三次。

来栖:浮动也不是很大啊。

圣川:嗯,基本维持在正常情况。

一十木:你居然还会去研究正不正常吗?

圣川:毕竟也算是身体消耗……不过也没那么重要,更多是考虑到两个人第二天的日程安排。

神宫寺:如果因为这个耽误了工作的话,我们两个都会很苦恼的。

美风:如果抛开这些不谈,理想状况呢?

神宫寺(笑):理想状况当然是一天一次,不过怎么想都不可能,也不能那么做。

圣川:我对这方面没什么想法。

卡缪:不排斥也不需求是么?

圣川(点头)。

爱岛:这么看来莲还真是辛苦呢。

神宫寺:不会啊,你难道不会觉得就因为他是这样的性格,所以反而会更加想要做点什么吗?

岭二:是“想要看他露出犯规的表情”那种感觉吗?

神宫寺(略微尴尬):……buki[这儿我是,实在不会翻译了]。

岭二:哈哈哈哈有什么关系嘛,被我说中了?

神宫寺(叹气):好吧,实际上每次这么做的都是我,然而看到他那种表情,会觉得玩脱的也是我。

美风:基本已经可以总结出六十题的答案了,不过真斗你也要再回答一下。第六十题,是怎样的H呢?

圣川:如上所说,神宫寺对于各种花样几乎乐此不疲。

一之濑:嗯……我非常好奇。

岭二:小真能稍微说一下吗?

圣川(沉默几秒,仿佛在做心理建设):比如说,在开始之前被他用黑布蒙上眼睛、或者非要逼我说一些话……

四之宫:咦什么话?

来栖:那月你不要用那么单纯的表情问这种问题啊!

爱岛:可我也想知道……

神宫寺(忽然地):这个不行哦,这是我和真斗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卡缪:既然是秘密就不要说了,太磨蹭了你们。

美风:那么,下一题就你来吧,卡缪。

[神宫寺(心):被男爵帮了啊……]

卡缪(面无表情):六十一,自己最敏/LOFTER/感的地方?

神宫寺:我的话应该是侧腰……

圣川:……

一十木:嗯?真你说什么?

圣川:脖子后侧。

黑崎:你么?

圣川:他。应该是因为怕痒的缘故,那块皮肤敏/LOFTER/感到几乎不能碰。

神宫寺:啊……这个的确。

圣川:我自己的话,耳根和手指。

岭二:六十二题刚才小真已经回答过了,莲酱你补充一下吧。

神宫寺:手背靠近指缝的位置,每次吻到的时候都会夹的非常紧呢。(笑)

圣川:所以你就乐此不疲了?

神宫寺:这样的地方不就应该好好利用吗?

圣川:……

美风:下一个,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神宫寺:非常诱人,嗯……该说是秀色可餐吗?

一之濑:这个比喻真是……

来栖:倒是很有莲的风格。

圣川:很性感,不过感触最深的还是温柔得不像话。

神宫寺:不像话?意思是说我该粗暴一些吗?

圣川:你喜欢的话,偶尔试试也不是不可以。

神宫寺(微讶):你今天还真是让我惊喜……不过算了,(笑)我可舍不得。

卡缪:捧在掌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我看你快不知道怎么是好了吧。

神宫寺:不要说的那么直白嘛,男爵。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这跟你的国家对王室的效忠是一样的啊,要抱着虔诚的敬意才是。

[圣川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抬手摸了摸心口。]

岭二:小真想起什么了?

圣川(微怔):不……没什么。

岭二(看着圣川的神色忽然笑起):附加题,曾经的H经历中有没有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情?

圣川:前辈你……(心:完全被看透了。)

岭二(笑眯眯):嗯?怎么了?

爱岛:岭二前辈好心计。

一之濑:岭二前辈对于细节一向很敏感。

四之宫(茫然):你们在说什么?

一之濑(摇头):没什么。

神宫寺:赛西说了句真斗想说的话呢。这题我先回答吧,之前有一次发烧的时候,浑身都没什么力气,所以真斗给我喂水喂药的时候是直接吻过来的。

一十木:……

黑崎:……

四之宫:……

爱岛:你放在这里回答,总觉得那天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神宫寺(勾唇笑):嗯,我身体素质还不错,所以很少感冒发烧,但是一旦发起烧来就非常难退。真斗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知道这些,因此用了点特殊方法。

一之濑:发汗对吧?

神宫寺(点头)。

来栖:我能不能装作我听不懂……

岭二:嘛嘛,莲酱抛了个很好的引子呢,小真?

圣川(叹气):第一次那晚他把我按在床上,低下头就吻在了这里。(抬手示意位置)

美风:那里是……心口吗?

圣川:嗯。

岭二:原来如此。

卡缪:什么?

岭二:莲酱刚才有说到虔诚的敬意什么的吧,胸口……是最贴近心脏的位置啊。

黑崎:被细腻地呵护着,吗……

圣川(别开视线没有反驳)。

美风:这种方式吗……(下意识摸心口)

岭二:来来来后几题快一点过了,没有太多讨论的意义。六十四,坦白地说,喜欢H吗?

神宫寺:喜欢。

圣川:没有讨厌的理由。

卡缪: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神宫寺:就是宿舍,最方便也最安全。

圣川:嗯。

黑崎:有没有想尝试的地点?

神宫寺:之前有想过车里,不过很不好清理呢。

圣川:这样就好。

岭二: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神宫寺:都有。

圣川:甚至大多数情况下是之前一次之后一次。

来栖:嗯……对于你们这两个爱干净的人来说倒是不稀奇。

美风:H时有过什么约定吗?

神宫寺:约定什么,下次用什么姿势吗?

圣川:……

一之濑:咳,你收敛一点。

岭二:啊啦,六十九题就有点敏感了呢,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吗?

圣川:没有。

神宫寺:我有过,不过是在喜欢上真斗之前,之后就没有了。

爱岛:男性吗?

神宫寺:不,女孩子。

一十木:诶……

圣川:那件事……我知道。

众人:???

(全场除了神宫寺之外唯一平静的)黑崎:知道怎么解释,当时就清楚还是后来告诉你的?

圣川:当时。(看了看众人)没必要这么惊讶,我并不在意这种事,如果要在意的话也就不会跟他在一起了。

神宫寺:关于这点,我很抱歉。

圣川:没有必要,对的人本身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在确认之前,之前所有不违背原则的尝试都不算过分。而且……我也不一定就是对的人。

神宫寺:至少目前,你是。

美风:看来这两个人早就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一致了呢。

一之濑:他们两个都足够理智,这种问题倒是不用担心。

美风:嗯。下面七十,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圣川:反对。

神宫寺:逻辑上可以接受,但我办不到。

岭二:那你们会怎么做呢?

圣川:远远地看着就好。

神宫寺:尽可能地为对方做一些自己能做到的事,在不打扰到对方的前提下。如果可以的话,会想要留在他身边。

来栖:老实交代,你之前在真斗身边待了多久?

神宫寺(微笑):十三年。

黑崎:七十一,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你会怎么做?

卡缪:不可能。

美风:这个问题几乎不成立吧。

岭二:但是问题就是这么问的呢,所以两位还是回答一下吧。

神宫寺:我也觉得不可能,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圣川:神宫寺的话,应该只有他祸害别人。

爱岛:这个祸害用的非常传神呢……

一十木:真的语言功底真是……没得说。

神宫寺:可我现在只想祸害你呢。

圣川:嗯。

来栖:你居然还一本正经地答应?

卡缪:会在H前或之后觉得不好意思么?

神宫寺:这……其实会啊。

一之濑:你还有觉得不好意思的时候?

神宫寺:怎么说……因为真斗的目光实在是,太干净了。虽然说是忍不住要做点什么,但被他那样看着的话……

黑崎:是觉得所有的心思都被看透了吧。

神宫寺:嗯。

岭二:小真呢?

圣川:任何时候都会。

美风:七十三,如果好朋友对你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你会?

圣川:我没有这样的朋友。

神宫寺(扫视一圈众人,微笑):我相信大家都不会这么做。

来栖:那是当然的吧!

黑崎:觉得自己很擅长这个么?

神宫寺:当然。

圣川:一般吧。

岭二:那么,对方呢?

神宫寺:一开始还很僵硬,现在慢慢地好很多了。

圣川:他花样只会越来越多。

四之宫:感觉真斗好像颇有怨念呢。

圣川:说不上,只是神宫寺对于研究这种事好像乐此不疲。

神宫寺:因为对象是你啊。

一之濑:你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撩一下。

神宫寺(笑而不语)。

评论
热度 ( 44 )

© 良辰美景晏然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