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儿杂脑洞大,随性产出随时爬墙。
不上床不分攻受,强强王道不喜请退。
理想是有朝一日热度破百,目前进度[0/100]。
在下晏良辰,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微博:佐酒邻枫_晏良辰
#柯南新快all快##剑三唐藏唐##全职叶all微杂食##安雷安#
#K莫##云亮##莲真##阴阳师#

《柯南》新快同人/《阳关三叠》序

「工藤,我回来了。」

 

工藤新一刚挂上目暮警部的电话就收到了这样一条信息,熟悉的语气,工藤仿佛能够看到那人挑着眉毛笑得灿烂,他顿了顿,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喂工藤?”电话接起的很快,那头的人叫着他的名字,语调明快,“打你电话怎么总占线?”

 

“啊……接了个电话。”工藤的目光闪了闪,“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到房间,累死了。一会儿还要去看看那几个孩子。”那边传来明显长出口气的声音,随着一阵嘈杂,工藤知道,那人又把自己摔在了床上。

 

“不急,先缓缓。”

 

“说得轻松,绀野老师说最近来的孩子挺多的。”

 

“嗯,听说还都年龄偏小。”工藤是知道这事的。

 

“所以说啊,不都得照顾着。”黑羽快斗翻了个身趴在床垫上,用手指扣着床单上的花纹,“你那边什么声音?”

 

“电视。”工藤抬眼瞥了眼沙发正对面的液晶屏幕,“《1412》。”

 

黑羽的呼吸微微一滞,“都死了那么久的人了,怎么还有人念着。”

 

“谁知道呢。”工藤耸了耸肩,“明天有空么,目暮警部找我过去,正好见一面。”

 

“有。”黑羽睁开眼睛弯唇笑道,“我上午在中央报告厅有个讲座,你过来做保卫吧。”

 

“好。”工藤点了点头,“那明天见。”

 

“明天见。”

 

工藤挂了电话抬头去看眼前的画面,却只看到巨大的铁鸟盘旋在深邃的穹顶之下,动力机不间歇地运作,阵阵粗重而震耳欲聋的喘息像极了它所服侍的主人。

 

    看到中森银三站在天台上,头顶响着无数嘈杂的嗡鸣,聚光灯把灿烂的光芒打在他上方铁鸟的身上,随后巨大的黑影将他年轻的身影笼罩在内。

 

    视线范围内忽然一暗,像是一次次叠加起的渺茫绝望将他完全包裹,那是比把感官调整到最大限度却被繁杂的光线和足以震碎耳膜的刺激更加沉重的伤害。

 

那个家伙,真的如同他自己所说的一般来无影去无踪。

 

是的,无影无踪。

 

哪怕是出动警界最优秀的向导都没有办法感知到他的存在,他就那么以高傲的姿态,玩世不恭地俯瞰着这个世界,把警察们玩弄在股掌之间——最重要的是,他看上去轻而易举。

 

工藤想起了那个人,无论是他也好、中森警部也好、白马探也好,追捕了那人那么久,却掌握不了任何端倪。

他们没有有关他的任何详细信息。年龄不明,相貌不明,性别应该是男。

 

    看,应该,连性别都分辨不清。

 

你怎么对得起你江城学院毕业的哨兵称号!

 

脑海中有个人这样吼着,却是吼得那样无力。

 

工藤新一是一个哨兵,而且是一个很优秀的哨兵,他与同级生白马探和服部平次在江城学院创下的辉煌后无来者。

 

然而,那又有什么意义。工藤新一抬手关了电视,将遥控器顺手搁在沙发的靠背上方就又阖上了眼睛。许久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弯了唇线,却并不是上扬,“那个家伙……人气还真是高,这么多年都过去了。”

 

    都死了那么多年了,却依然是人们心中一个不灭神话的,怪盗基德。

 

    工藤还记得那年的大火,漫天的烈焰喧嚣着反卷天空,将夜幕整个渲染成绝望的颜色。

 

    人间炼狱。只要是经历过那场灾难的,没有人会不这么想。

 

    那个名不经传的美术馆因为一场火灾而在历史上留下了痕迹,那场火灾总计死伤五千余,其中死者两千三百余,重伤一千余……触目惊心的数字让人不寒而栗。

 

    那是怪盗基德最后的舞台,而讽刺的是,他也因为那场表演付出了生命——

 

    即使那并非自愿。

 

    那是一个闷热的夏夜,Z国遭到邻邦的恐怖袭击,那间美术馆就是牺牲品。当日是怪盗基德预告函明确指出的日期,美术馆外聚集了大量的粉丝,却正好给了不轨之人可乘之机。

 

    彼时工藤新一以侦探的身份参与了那场事件,在协助警察指挥人群疏散的时候亲眼目睹了一身警服的怪盗基德从美术馆深处的走廊中抱出一个不到五岁的小女孩,转身又冲入了火海。

 

    工藤清楚地记得当自己上前阻拦时对方所说的话:

 

    ——你想用这赎罪?

 

    ——不,你错了,我从未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又谈何赎罪。只因为我作为一个还拥有良知的人类,没办法在目睹了这样的事件之后还能够袖手旁观。

 

    那是第一次,工藤发自内心的佩服这个自己以前一向是以带些轻蔑的眼光看待的对手。

 

    然而,那个人冲进了火海,却再也没能出来。

 

    直到现在想起这些工藤都觉得可惜,但他同时也知道,当时的境况下自己不可能去阻拦他,同样的,那个人也不可能让自己拦下。

 

    所以果然是,天妒英才么。

 

工藤躺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评论
热度 ( 64 )

© 良辰美景晏然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