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儿杂脑洞大,随性产出随时爬墙。
不上床不分攻受,强强王道不喜请退。
理想是有朝一日热度破百,目前进度[0/100]。
在下晏良辰,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微博:佐酒邻枫_晏良辰
#柯南新快all快##剑三唐藏唐##全职叶all微杂食##安雷安#
#K莫##云亮##莲真##阴阳师#

《柯南》新快同人/《Zombie》章一-Third

Lof终于不卡了…补进度。 ————————————————————
“T病毒。从欧洲不知道哪个国家传来的东西,几乎把整个国家都污染了。讽刺的是,国内那几位知名的生化学者在被丧尸咬上脖子的前一刻还在研究这种病毒的治愈方法。”工藤新一嘲讽地笑了笑,从怀中的包里取出一个装有墨绿色液体的安剖瓶往身边之人的方向一递,“喏,就是这个破玩意儿。顺便说一句,病毒是在不知什么情况下先传染了助手,所以那几个待在隔离实验室里的学者也就跟着遭了殃。”
黑羽快斗缩了缩脖子,“你干嘛带着这么危险的东西到处乱跑?”
工藤闻言挑了挑眉毛,把安剖瓶收回了背包,“小偷先生原来这么胆小?”
“名侦探你能不能不这么无聊?”黑羽翻了个白眼,“我刚刚可是差点死在被这东西制造出的怪物手里。”
“是是是……”工藤随口应着,明显的漫不经心,“不过比起这个,你居然会不知道丧尸这件事。上次作案之后你去了什么地方?”
“额……”黑羽迟疑了一下,“我说我去体验了一把原始人类的生活你信不信?”
工藤抬头睨了他一眼,似乎叹了口气,“不愿说算了。拿着。”
他手里的是一把黑色的手枪,黑羽认得那个型号,号称手枪中攻击力最强。
“给我防身? 这个不是据说很贵吗? ”黑羽饶有兴味地接过来拿在手中把玩,“看不出名侦探你这么有钱。”
“武器店里随便拿。”工藤淡淡地道,“我最近刚好查到一个走私武器的地下团伙,本想联系目暮警部搞定他们,现在看来是没必要了。”
黑羽耸了耸肩, 语气里淡淡的嘲弄也不知是因了 窃喜还是悲哀,“因为有东西抢在你们前面了。”
“呵……”工藤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低吟,“你是不知道那个地下仓库的情况有多惨。”
尸横满地……恐怕都不足以形容。工藤淡淡地想。
他终是没有告诉黑羽他为了这几把枪是怎样的九死一生。
“我不想听。”黑羽摇了摇头,顿了一会却还是忍不住开口,“那东西喜欢阴暗的地方?”
工藤点点头,“阴暗潮湿的地方是他们最喜欢出没的地点之一,所以我之前还在犹豫带你去哪里洗澡。”他说着看了黑羽一眼,“不论是洗手间还是公共浴室都是危险系数极高的地方,虽然我可以帮你守卫,但是依然无法保证你的安全。你总不能带着枪洗澡。”
黑羽闻言有些苦恼地皱起了眉。
虽说手里有了武器他倒不是很怕丧尸,但是那种它们喜欢出没的地方能不去还是不去的好,然而不清理又是万万不能——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臭的。
“或者,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还有个办法。”见黑羽望过来,工藤轻咳了一声,有些促狭地移开了目光,“就是,砸开路边的消防栓……”
“……”
这种众目睽睽哦不,没有众目,光天化日的在路边洗澡的办法也亏你想的出来。黑羽狠狠地瞪了工藤一眼,心里却也明白工藤这个说法的合理性。可是就算街上已经没有人,要他在街边做这种事,他也还没有这么厚的脸皮。
干咳一声,黑羽缓缓道:“要不,到时候再说?”
工藤点头同意。他知道自己的这个提议会让黑羽很为难,因此也并不逼迫,从容地转移话题,“哦对,刚才还没说完,车后座也是那些家伙很喜欢的地方。”
黑羽恍然,“所以你刚才才那么认真地检查后座……”
“嗯。就算是只离开了几分钟,也还是要保持警惕的。”
工藤说这话时的语气就好似在说人要吃饭睡觉一般稀松平常,黑羽忽然好像明白了在这个丧尸遍地的世界上工藤能够毫发无损地活下来的原因。
勇气、执念、还有必不可少的细心。
黑羽在心里叹了口气。
果然,名侦探就是名侦探。
“还有,我们要一路向东南方向走,去神户的港口,想办法渡港去中国,那边据说还没有被污染。”工藤的话把黑羽从思绪中拉回。
“哦……等等,你的意思是说……”日本境内,已经完全不能待了吗?
“如你所想。”工藤的笑容别提有多苦涩,“东京也全毁了,我来这儿的路上经过了大阪、京都……也全都……”
他迟疑了一会,像是努力镇压下了什么,才又缓缓开口道:“遇到你之前,我还以为,我是最后一个人类。”
黑羽看着工藤的神情,直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已经在他身上发生。他甚至不敢开口去询问工藤是不是已经见到了兰小姐或是那大阪巧克力六亲不认的样子,他亦不想知道工藤最后究竟有没有把子弹射向那些最亲密的人的头颅。
他不会问也不想去问,不敢想也不想去想,他宁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咬咬牙抛开心里想要回东京看看的想法,黑羽心中也清楚自己恐怕无法接受昔日的同学伙伴变成丧尸的事实,这点上他的承受能力远不如工藤。
所以,不如不想。
就当从未相识。
“那,如果神户无法出港,或是中国也不安全的话,要怎么办?”不能否认黑羽这话有乌鸦嘴的嫌疑,但是他说的,毕竟是事实。
“那么,也就只有……”工藤刻意拖长了音调,转过头来看他,一双凤眸中光芒闪烁,“我们两个同甘共苦,在这个世界上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
黑羽被他眼里的光芒望得有些晃神,隐隐约约地竟是觉得他的话中藏了几分异样的温柔。
世间,只有他们两个?
精密的大脑提取出的这条信息并没有让黑羽感到恐惧或悲伤,反倒是心里生出一丝难以名状的情绪。
那情绪,让他有些惊慌。
黑羽掩饰般地勾了唇角,“话说,都到了这般境况了,你都不打算问我的名字?”
早已恢复了平静的工藤挑着眉睨他一眼,“你会告诉我?”
“反正脸你都看到了。”相比之下,名字反而是小事了。
工藤的呼吸顿了顿。那一瞬间黑羽决定,如果下一秒工藤开口,他一定毫不隐瞒。
若事世间只剩你我,告诉你名字又何妨。
但,工藤摇了摇头,“别说名字。”
说了名字,就会有执念、有牵挂,等到真正危机的时刻,看着对方的脸就会犹豫。而那点犹豫,极有可能让你跟着丧失性命。
这点,他又何尝不知。
黑羽吐出口气,歪过头躲开工藤的视线,扯动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原来,即使在这种时候,自己在他眼里,也依然连朋友都算不上。

评论 ( 9 )
热度 ( 40 )

© 良辰美景晏然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