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儿杂脑洞大,随性产出随时爬墙。
不上床不分攻受,强强王道不喜请退。
理想是有朝一日热度破百,目前进度[0/100]。
在下晏良辰,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微博:佐酒邻枫_晏良辰
#柯南新快all快##剑三唐藏唐##全职叶all微杂食##安雷安#
#K莫##云亮##莲真##阴阳师#

《美人一笑》K莫同人/《一眼万年》番外二

写甜文果然是一个难死后爹的差事儿。话说能求个文评吗,看在在下这么努力码字的份儿上?

《一眼万年》原文链接:http://yanliangchen.lofter.com/post/1dd36376_c7bd8ed

番外一链接:http://yanliangchen.lofter.com/post/1dd36376_cb66355

——————————————

续篇·陪你到下辈子

文/晏良辰

·二是饱含回忆的二

“所以我还是好奇你们当年的事。”郝英杰趴在地板上双手托腮,抬头看着沙发的方向。

沙发上的两人相视一笑,郝眉扣上手里的书随手放在膝上,“说,好奇什么?”

“这个……”郝眉答应得爽快,反倒让郝英杰愣了一下,一时间有点不知从何说起,“怎么说……你和KO叔叔是怎么在一起的、又是怎么分开的、他又为什么会一直住在隔壁……之类的。”

“真是贪心的小鬼。”郝眉失笑,“非要你爸我在你面前颜面尽失你才甘心?”

“我可没有这个意思。”郝英杰撇撇嘴,“单纯好奇而已。”

郝眉耸了耸肩,“不过,这要从哪儿说起?”他扭过头向身旁的KO征求意见。

KO想了想,道:“最早,是我和你爸玩了同一款游戏。”

“梦游江湖1?”郝英杰反应极快。

“不是,那时候还没有梦游1,那个游戏叫幻想星球。”郝眉拿起桌上的手机解了锁给郝英杰看桌面,“这就是幻想星球的宣传画,这个角色叫天医,是我当时玩的。”

“你玩的女号?”

“她比较符合我的审美。”郝眉耸了耸肩,完全没把这个当做什么事,“那时候流行结婚,我就也想找个人结婚。至于对象么,当时游戏里有个男性角色叫花箭……长这个样子。”

他翻着手机,调出另一张图片给郝英杰看,“这个角色吧,很少有男性玩家玩,倒是很多女玩家喜欢。我就想啊,不如找个花箭结婚。”

“找妖人是吧。”郝英杰理解起来完全不困难。

“嗯哼。我当时还特意找了个名字看上去很女性化的,”郝眉瞥了一眼身边的人,“那个名字我这辈子是忘不了了,叫手可摘星辰。”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嘛,李白的诗。”郝英杰眨了眨眼睛,“哪里女性化了,李太白可是纯爷们儿。”

“这跟爷们儿有什么关系,那温飞卿还总写思妇诗呢。”郝眉没好气地反驳。

郝英杰敏锐地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故意咳嗽了声,“所以呢,那个手可摘星辰是什么情况?”

一旁的KO开口,“是我。”

“……我去,不会吧。”郝英杰愕然看着面无表情的KO,“你俩这还真是……”

“是什么啊。”郝眉哼了声,把手机扔还给KO,“知道他是个男的之后,我就再没上过那游戏。”

“……”郝英杰噎了一下,“你这样好吗,欺骗人家感情。”

“得了吧。”郝眉切地一声,抬眼看身边的人,“你当时动真感情了吗?”

KO没开口,却是郝英杰忽地道:“哎,我有个问题。”

“什么?”

郝英杰望向KO,“KO叔叔你当时知道爸是男的吗?”

KO点头,“嗯。”

“我靠?”郝眉猛地直起了身子,不可思议地望着KO,“你知道?”

“嗯。”KO面色平静,“操作习惯看出来的。”

“那,那你还……”

“挺好的,不是么。”KO语气淡淡。他轻描淡写地看了一眼郝眉惊讶的表情,微微勾起了唇角,“我那时候需要一个夫人,否则麻烦会很多。你,很合适。”

郝眉忽而想起,那时候的KO,好像是一个什么帮会的帮主。

……真是,女人哪会有这么好的操作,当时果然是昏了头。

“那以后,你爸没再上过游戏。过了两年吧,我到他学校的食堂打工。”见郝眉又纠结了起来,KO开口把话题接下去。

“食堂?”

“我正职是厨师。”KO解释,“到他们学校是个意外,碰见他更是。”

“但是自从第一次碰见你,你就总在我面前出现,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郝眉忽然道。

KO面无表情,“我确定是你暑假总来我打工的地方吃夜宵。”

“……那是因为你做的饭好吃啊。”郝眉别开目光有点底气不足,“再后来,你就黑了我电脑……所以你为什么要黑我女神。”

“我说过了,她不好看。”

“那你也不能把我桌面换成座寺庙啊!”

“噗……”一旁的郝英杰忍俊不禁,察觉到郝眉的视线之后忍着笑摆了摆手,“咳……你们继续,然后呢?”

“然后?”郝眉撇了撇嘴,“然后,他就到致一来了。据说是跟老三PK了几场吧,好像是输了?虽然我倒不相信这家伙会输给老三。”

郝眉的语言里透着一股毫不掩饰的偏向,郝英杰抬头对上KO的视线,从他的目光里读出了些什么,跟着笑了起来。

KO叔叔,还真是很爱老爸啊。

“再后来就没什么了,他搬到我家,好像自然而然地就在一起了。”郝眉回忆着当时的情形,“那段时间,几乎就和所有人一样吧——恋爱的感觉,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懂,跟你说是说不明白的,将来自己找个人去爱就知道了。”

郝英杰望着郝眉难得透出光彩的眼眸和因为回想起当年而微微上扬的嘴角,还有坐在他身边的KO眼里毫不掩饰的宠溺,忽然有些不舍得打破这种气氛。

这两个人,过了这么多年还是,一点都没变呢。

“一直都挺好的,比起其他小情侣我们连架都不吵。”郝眉说着,眸色忽然黯淡了几分,“那个时候我是以为,我们能走一辈子的。”

“……”

“瞎想什么。”KO皱了下眉头,伸手将郝眉放在膝上的手握进掌心,“当着孩子,想点好事。”

“切,你当我想什么?”郝眉弯唇笑起来,看了眼KO之后反握住他的手,继续道,“那段日子呢,以你爷爷心脏病住院为结束。”

郝英杰愣了愣,“难道爷爷住院是因为……”

郝眉哼了声,“不然呢?到现在不知道是哪个家伙多嘴告诉了老爷子,更可气的是这家伙,我回了家一段时间,回来之后就发现他不辞而别了。”

“啊?”郝英杰怔怔地看着KO,怎么也想象不出他的这位叔叔是能做出这样事情的人。

“他辞了工作,把钥匙留给了老三,然后消失得一干二净。”郝眉恨恨地,“后来,后来我就按照家里的安排娶了你妈。”

郝英杰忽然想起来,“我听于叔叔说,你跟妈是闪婚?”

郝眉点头,“我跟安默,算起来也就见了两三次面吧,就订婚了。”他沉默了一下,又道,“我们算是各取所需,安默想要孩子、想要个家,而我需要一个安定的理由。”

“所以这就是我出生的原因?”郝英杰出奇的平静。

“嗯。想想还有点对不起你。”

“这倒不至于。”郝英杰笑,“这个世界挺精彩的,你们给的家庭也很幸福,这样就够了。后来呢?”

“订婚之后,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这家伙了,可是,命运或许就是这么神奇。”郝眉吐出口气眨了眨眼睛,“你猜我后来是怎么碰见他的?”

“啊?”没想到郝眉会突然发问,郝英杰一愣,一时间也没什么想法,只得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KO。

KO叹了口气,“他结婚的宴席,我是主厨。”

“这么巧?”郝英杰瞪大了眼睛,“你当时知道吗?”

KO摇头,“菜都是按照大堂的安排做,我们跟客人不接触。”

“那老爸你?”

“你爷爷当时点名要求酒店最好的厨师,我也没想到会是他。”郝眉倾身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抬眼看身边的人,“但是我吃了两年他做的饭啊,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然后,就有人看到一身正装的新郎闯进了厨房。”似乎是想起了当时的情景,KO的神色间流露出一丝无奈,“就这么着急,婚礼都还没有结束。”

“怕你再跑了。”郝眉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郝英杰忽然好像明白了爷爷为什么会那么生气。

“那天我因为是借口去洗手间找过去的,没来得及说上几句话,所以后来我又去找他,还好这次没换地方。”郝眉道,“结果这家伙,又跑去了个犄角旮旯里住。”

KO挑了挑眉,“所以这就是你逼我回去住的理由?”

“房产证上有你名字,我想卖都卖不了好吗?”郝眉哼道,“而且,你那都是什么破地方……”

后半句声音很小,但是在场的另外两个人却都听到了。

KO眼里划过几分笑意,“你爸威胁我说,如果我不搬回去,就再也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可你怎么就这么肯定KO叔叔会答应呢?”郝英杰好奇道。

“嗯?这个啊……”郝眉放下了手里的杯子,“你想,这个世界这么大,如果他随便找个城市藏起来,我恐怕这辈子都找不到。但是他没有,他还留在这座城市,所以……”

所以,我断定他不是真的不想见我。

留在这里,是期待着能够在某一个时间节点,不期而遇。

郝眉笑起来,“所以啊,我倒是从没觉得我们会就此断了。”

这样的缘分,若是不纠缠一辈子,怕是都对不起安排下这一切的老天吧。

“我想也是。”郝英杰跟着笑,“所以,其实隔壁就是你们两个当时同居的地方?”

“嗯。别问我你爷爷为什么要把两间房子买在隔壁,我也不懂。”郝眉耸了耸肩,“当然了,我也算是有点私心吧。”

“那这些,妈都知道?”

“她知道。你KO叔叔搬回来那天,我就把一切都跟她说了。”郝眉说到这里苦笑了一下,“你妈很通情达理。你知道的,这种事儿放到社会上……”

“我懂。”郝英杰干脆利索地打断道,“我还有个问题。”

“说。”

“我的名字,到底是……”

“你听谁提起这个问题的?又是致一那帮人?”

郝英杰点了点头,“不过不记得是谁了。”

“你名字是我取的。”KO道,“搬回来有三五个月,你爸就找我,说让我给他儿子取个名字。”

“三五个月?”郝眉挑了挑眉毛,“四个月零三天。安默上午去医院做的检查,下午我去隔壁找的你,忘了吧?”

KO沉默。

怎么会忘呢,当时这个人一脸炫耀眼里却满满都是掩饰不住的悲伤的模样,他这辈子都忘不掉。

气氛忽然凝了一下,郝英杰皱了皱眉,忽然道:“KO叔你知道致一这档子事儿最后是怎么解决的是吧?”

“英杰!”

“具体不是很清楚。”KO望向郝英杰,一副要他解释的模样。

郝眉扭开了头。

“爸带我回了趟爷爷那里。”郝英杰一字一顿。

KO怔住。

他说为什么会这样顺利,原本他都做好了入狱的心理准备,却不想最后竟是无罪释放,他还以为肖奈有多大能耐,原来……

“你……”

“别,什么都别说,我不听,也不想听。”郝眉转回头,抬手阻止KO说下去,“我什么都没做,就是回去看了看我爸,跟他吃了顿饭,请他帮忙介绍个靠谱的律师,仅此而已。”

KO住了口。

他当然知道没那么简单,不过既然郝眉不想说,他也不妨做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瓜。

郝英杰嘿嘿一笑,“反正呢,所有事情现在都解决了,该说的,我想你们两个也说得差不多了吧。”

郝眉愣了下,忽然反应过来儿子的用意,不由得面上一热。

搞什么,多大岁数了还要儿子来操心这种事。

他扭过头去看身边的人,正好捕捉到KO眼底闪过的一丝促狭。

“小兔崽子能耐了啊,连你爸都敢调侃?”郝眉眼睛一瞪,抬手作势要打。

郝英杰动作迅速地在地板上打了个滚远离沙发,“我干嘛了?我不就想听个故事,你想那么多怪我了?”

“你!”

“好了。”

郝眉扭头看了眼被KO按下的手,耸肩吐出口气,“没劲。”

KO勾唇一笑。

“现在好了。”郝英杰侧身躺在地板上撑起脑袋,“再也没什么障碍,你们两个啊,就好好地在一起吧。”

好好地在一起,别再辜负这份缘分,别再辜负对方的心意。

“那是自然。”郝眉笑得自信,“你爸我啊,别的没有,就一点,认定的事无论如何都不会改。所以,某

人别想再逃了。”

“嗯。”KO点了头,“不会。”

我不会再逃避下去了,接下来还有大把的时光,我想和你在一起。

我们已经浪费了一个十七年,过去的就算过去,只有把握好未来。

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起看花开花谢,潮涨潮落。

年华易逝,时光不老。

评论 ( 20 )
热度 ( 78 )

© 良辰美景晏然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