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儿杂脑洞大,随性产出随时爬墙。
不上床不分攻受,强强王道不喜请退。
理想是有朝一日热度破百,目前进度[0/100]。
在下晏良辰,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微博:佐酒邻枫_晏良辰
#柯南新快all快##剑三唐藏唐##全职叶all微杂食##安雷安#
#K莫##云亮##莲真##阴阳师#

《美人一笑》K莫同人/《一切不以结合为目的的哨向关系都是耍流氓》<三>

今儿的第二更。讲真在下从来没想到过有朝一日粉丝数量能破200,有点儿兴奋,咳……[望天]
贴吧有宝贝儿说不太明白KO为什么会状态不对,在下顺便问一下这边儿有没有刚接触世界观同样不理解的?有的话留下言在下解释一下。

继续求评论,看帖回帖是美德啊宝贝儿们,不要光点赞啊。

——————————————
文/晏良辰
(五)
郝眉回到致一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下班了,只有个别人的办公桌上电脑还亮着光。
他推开肖奈办公室的门,桌边的人立刻抬起了头。
“去哪了,这么久。”
“给你发信息了啊,顺便去吃了点东西。”郝眉把手里的文件放在桌上,“你不是还回复了?”
“时间有些长,担心你路上不安全。”肖奈松开鼠标伸手拿过文件。
“老大,我多大个人了能出什么事啊……”郝眉半真半假地埋怨着,却被肖奈抬手打断。
五感敏锐的哨兵皱起了眉头,“你身上是谁的气息?”
空气中的哨兵信息素在房间主人开口的同时浓重了一瞬,那是哨兵在自己的领域内感受到他人气息的本能反应。
郝眉往后退了一步,将精神屏障的范围扩大了几分以免自己被影响,“哦,是那个在大排档打工的朋友,可能是去找他吃饭的时候沾染上他的气息了吧。”
他边说边扯起袖子低头闻了闻——当然,肯定是闻不到什么的,“有这么重吗?”
肖奈皱着眉却是半天没有开口,他低头打开了手里的文件,“你先坐。我今天做完了npc模型的轮廓优化系统,上午愚公他们都做了测试,你等下试试河伯水患任务。”
“又加班,老三你有没有人性啊?”郝眉一边抱怨着,一边却依言坐在了沙发上。
“这合同是黄铮签的?”肖奈忽然道,“不是让你找杨义臣?”
“我也想啊,他不在,你以为我愿意见黄铮那个混蛋哨兵啊。”郝眉哼了声,“不过,三箭那边说黄铮的签字和杨义臣的同等效果。”
肖奈点了点头。这个他是知道的,其实他让郝眉找杨义臣的原因,也只是不想让他见到身为哨兵的黄铮而已。
“还顺利么?”肖奈放下合同,转向电脑开始调试程序。
“你觉得?”郝眉挑了挑眉毛,“反正下次三箭那边提货我是不去了,黄铮那个混蛋每次见到我都一副那种表情,不就是领域相融吗,了不起啊。”
向导的小情绪在空间里发散开来,带着一股不服气和满满的不爽。肖奈习惯了他这样的情绪释放,倒是没受什么影响,面不改色地敲着键盘,“下次换愚公去。今天是因为场景数据阶段性统计,他走不开。”
郝眉点头,“我知道。”
未结合的哨兵对领域相融的未结合向导有着天然的渴求和控制欲,这是哨兵埋在骨子里的天性。而当哨兵的渴求达到一定程度时,自然而然地会对向导造成影响,最直观的体现就是结合热和强制结合。
虽然在当今社会强制结合已经鲜少发生,而且以郝眉的能力而言也没有必要担心这些,但是能防还是防着的好,未雨绸缪是肖奈一贯的处事风格。
“过来做吧。”肖奈让出了电脑。
郝眉站起身坐到电脑桌前,熟练地调出水患任务的程序,随即被精致的画面狠狠地惊艳了一把。
“行啊老三,还真给你做出来了。”郝眉眼睛一亮,手下操作跟着快了几分,“流畅度也没有受丝毫影响,优化很成功啊。”
“嗯。”肖奈站在他身后,应答声含糊得有些意味不明。
郝眉却是没有注意,三两下将整个流程测试完毕,“不出意外的话,这周内我和阿爽就能做出天气系统的初步模型,照这个进度下去,这个月底应该就能完成一期目标了,比计划快了得有半个多月。”他放开鼠标扭头去看身后的人,却见对方的神色有几分不对劲。
“……怎么了?”郝眉下意识地缩了缩肩膀。一般老三露出这种表情,就代表绝对没有什么好事,“我说错什么了吗?”
“不是。”肖奈盯着郝眉看了半晌,终于语气凝重地开口,“你确定,你跟那个哨兵没有什么事么?”
郝眉莫名其妙,“没有啊,你干嘛老是揪着这个问题不放。”
“你身上的哨兵气息浓重得有些过分。”肖奈面无表情,“几乎到了我想把你赶出去的地步。”
占山为王的猛兽绝对不会允许有能够威胁到自己地位的存在出现在地盘之内,哨兵也是一样,他们对于自己的领域有着强烈的主权意识,是绝不能够容忍有其他哨兵的气息存在的。
尤其是,感觉上与自己能力相当的陌生哨兵。
郝眉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起身远离肖奈。
直到这时候,他才注意到房间里游荡的哨兵因子无一例外地含着一股暴戾之气,只是一直隐而不发。
这还是肖奈刻意控制的结果。靠着书架的郝眉感觉自己惊出了一身冷汗。
肖奈的实力如何他再清楚不过,几时见过他被刺激到这般失控过?
“三米外,安全距离。”肖奈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空气中混乱的哨兵因子开始渐渐平静。
“我靠。”郝眉虚晃地做了个擦汗的动作,“吓死我了你,什么情况这是?”
“我还想要问你。”肖奈单手撑着办公桌,并没有坐回去的打算,“且不说别的,单是你带着一身哨兵的气息回来就足以让人奇怪了。”
“能不能不老拿这个说事儿啊?”郝眉横了他一眼,转身坐到沙发上,“不是这样你能这么放心我出去?”
肖奈眉毛一扬,“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好好好你赢了。”对视了几秒,郝眉举手投降,“他有点感官神游的症状,我顺手帮他做了一下调整。”
“你今天怎么了,被黄铮吓到了?”肖奈忽然弯唇笑了一下,“居然主动帮哨兵做调整。”
“我靠,那种家伙能吓到我?他不就是个A级哨兵吗,眉哥会怕他?”不沉稳的向导瞬间炸毛。
而他的哨兵室友笑得意味深长,“那你怎么解释?”
郝眉忽然沉默了。
“相融领域。”他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你大概永远不会知道这东西有他妈的多么讨厌。”
一向脾气好的向导难得用这种语气说话,哨兵保持沉默。
“你不知道那有多恶心,”他这样说着,清澈的眼眸里漫起一片阴霾,“每个人看到你的时候,眼神里满满都是占有欲的样子。”

评论 ( 33 )
热度 ( 104 )

© 良辰美景晏然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