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儿杂脑洞大,随性产出随时爬墙。
不上床不分攻受,强强王道不喜请退。
理想是有朝一日热度破百,目前进度[0/100]。
在下晏良辰,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微博:佐酒邻枫_晏良辰
#柯南新快all快##剑三唐藏唐##全职叶all微杂食##安雷安#
#K莫##云亮##莲真##阴阳师#

《美人一笑》K莫同人/《一眼万年》番外三(中)

哎呀这种剧情还真是难写呢。私设了郝眉的父母,母亲姓取自微微电视剧版林玉芬导演,在下必须要说,K莫圈儿,林导绝对是亲妈。

顺便庆祝一下在下终于会整超链接了[深沉]。

《一眼万年》原文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上)

——————————————

续篇·陪你到下辈子

文/晏良辰

·三是相伴相守的三(中)

短暂的静默,KO手里的刀甚至都还来不及放下。
院子里接吻未遂的两个人当然不会知道,此时站在院外面无表情的郝建国,其实比他们两个还要尴尬紧张。他清了清嗓子,提着大包小包走进院子,郝眉赶忙上前去接,被老人侧身躲了过去。
“晚饭之后你韩叔要来,你们俩弄完灯笼去地下室拿两瓶酒上来。”
他像是什么都没看见一般丢下这句话径自进屋,郝眉应了一声,回头冲KO吐吐舌头。
两个不惑之年事业有成的男人,此时在老人的面前反倒像是初次恋爱的青涩少年。
“韩叔是我爸年轻时候的司机,五年前退休之后回家享清福。他住得倒是也近,就在城北,所以每年节前都会来陪我爸喝酒聊天。”
几秒的静谧之后,郝眉重新拿起一个灯笼,试图缓和院子里近乎凝滞的空气。可是手里的灯笼却不知为何总是跟他作对,半天都撑不起支架。
“你左手边第二个支架上面断了,换一个吧。”KO终于开口,声音里含着笑。
郝眉抬起头,发现他正看着自己,一身黑衣笑意温润,是多少年都没见过的模样。
“你……”
“其实没什么。”KO放下手中的刀抬手揉了把郝眉的头发,“这样就很好,慢慢来。”
他还是那样不善言辞,但是郝眉明白他的意思。
这种事急不得,现在的状态他已经很满意了。
——最起码,他们已经能够愿意接受他,这,就是希望。

 

x
挂满一个院子的灯笼说多不多,说少也不算少,堪堪够两人忙过一个下午剩余的时光。郝眉带着KO从地下室拿了酒上来的时候,厨房里已经飘出了饭菜的香气。
晚饭依旧是家常菜,不过却是比午时丰盛了不少。

“你们早上的时候还没进省,我没想到你们中午就能来到,也没做什么准备。”郝眉的母亲林婧宸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一面向三人解释。

“妈,您看您这是见外不?”郝眉拉着母亲在自己身边坐下,语气带了点埋怨,“我们又不是什么外人,是您儿子您孙子,还要准备什么?”

 “你妈是想你了。”一旁的郝建国道,“她愿意做就让她做吧,反正你们在家,也不怕菜剩下。”

父亲的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郝眉自然不好再说什么,他点了点头,“好吧,反正英杰能吃,估计也不用担心什么。”

“爸!”郝英杰不满,“哪有你这样的。”

郝眉嘿嘿一笑,“怎么,我说错什么了?”

“你……”

“好了,多大的人了连孩子都欺负。”林婧宸笑着拍了郝眉一下,“都别干坐着了,吃饭。”

郝英杰冲着郝眉做了个鬼脸,眼见着郝建国动了筷子,这才端起碗喝了口汤。

“喏,尝尝这个,这是我妈最拿手的菜,小时候我特别喜欢。”郝眉夹了一筷子菜放在KO碗里。

他的动作再自然不过,倒是让KO愣了一下,而两位老人却仿佛司空见惯一般并没有什么表示。郝建国安然吃着饭,林婧宸则是温和地笑了。

“都是些家常菜,没什么特别的,应该也比不上你的手艺……来,喝碗汤。”

KO伸手接过老人递到面前的碗,“谢谢伯母,菜很好吃。”

“这孩子嘴甜的。伯母什么水平伯母自己知道,跟你这专业的啊,肯定是没法比。”

话虽这么说,但从林婧宸的笑容中便能够看出她有多开心。就算只是做给孩子们的家常便饭,能够得到肯定——尤其是像KO这种“专业人士”的肯定——也绝对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KO摇了摇头,“伯母,我说的是实话。”

是真的很好吃,有一种,家的味道。

 

x

和郝眉父母一起吃的第一顿饭比想象中要和谐得多。

郝眉的父亲,那位十七年前曾经激烈反对两人、却在不久之前出面将KO救出拘留所的老人,其实也并没有那么不好相处,只是严肃了些而已。不过KO本身也不是长于交谈的人,饭桌上又有郝眉和郝英杰父子不停打岔逗乐,倒也没什么尴尬。

吃过饭没多久,客人到访,把一切都收拾妥当的林婧宸以散步为由把三个人都叫出门,将空间留给了郝建国。

冬天的夜晚干净得很,就连天空也是深邃而安静的颜色。祖孙三代四人就这么慢慢地沿着路走,不知不觉竟是走到了田边。

“这条路现在居然也通到地里了?”郝眉有些惊讶。他上次回来时时间紧迫,也没有什么空细看家乡的变化,而眼前的景象显然与记忆中不符。

“嗯,你小时候喜欢跟书同他们一起去玩的那条路已经没了,改把这条路通到了田边,说是方便走车。”林婧宸道,“其实这解释说来也奇怪,种田的人,谁会开着车到这里来。若是说收割机,也没必要铺这种柏油路啊,既浪费钱也浪费精力。”

“他们肯定有他们的考虑,毕竟某种意义上这种田地对于外乡人来说是种奇景啊。”郝眉说着,眼含笑意地看了KO一眼。

“KO你是在北方长大的?以前来过四川没有?”林婧宸的注意力果然随着话题转移。

KO点头,又摇头,“我从小在北京长大,很少离开,也……没来过四川。”

“那还是第一次啊,改天让眉眉带你去山上看看,冬天山上可是有难得一见的奇景。”

KO应着,一旁的郝眉却是不满起来,“妈,您能不能别再这么叫了,我也不小了,您这……”

“你就是再大,在妈眼里也永远都是个孩子。”林婧宸笑眯眯地回应,“你自己也是做父亲的人了,这话不用我再多做解释吧。”

“……哦。”母亲显然是挖了给个坑给自己跳,可面对着郝英杰投过来的目光,郝眉却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

“姜还是老的辣。”KO微微勾起唇,拍拍郝眉的肩在他耳边轻声道。

这家伙跟老三越来越像了。

郝眉挑高了眉毛,忽然开口道:“来,英杰,我带你去个地方。”

蓦地被父亲点到名,郝英杰先是愣了一下,目光在郝眉和KO之间流转了一个来回,了然笑起来,“好,去哪?”

“我小时候经常玩的地方,一直没机会带你去看看。”郝眉说着上前,装模作样地把郝英杰拉到身边,“KO,我妈交给你了啊,我们一会儿见。”

他说罢,头也不回地一直向前走了二三十米才慢下步子恢复正常的步速。

郝英杰在一旁看着好笑,“爸,你这样真的好吗,就这么把KO叔留在那里跟奶奶独处?”

“那是你奶奶,又不是狼外婆,还能吃了他不成。”郝眉没好气地撇了撇嘴,“而且这家伙最近跟被老三传染了似的。既然这么有能耐,老三当初是单枪匹马搞定的三嫂爸妈,他肯定也行。”

“……什么啊。”郝英杰憋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爸,难怪微微阿姨总说你跟她是一个世界的人,你知不知道只有女人才会拼男朋友啊。”

“小兔崽子找打是不是?”郝眉眼睛一瞪抬手要打,郝英杰见好就收,“好好好我错了。不过反正你这辈子就认定他了,好也罢坏也罢,你又不会反悔。”

“这话还能听。”郝眉哼了声放下手,终于还是忍不住在田埂拐弯的时候往身后看了一眼。

说是较真也罢、玩笑也罢,他终究是清楚KO的性子才会做出这样的事。

KO不是一个主动的人,也不擅长交流,这一天下来,也就是有他和郝英杰在场,气氛才没有显得那么僵。可这样下去始终不是办法,父母已经能够接受KO,但是若要真的让双方互相接纳,那么首要任务就是要让KO在两位老人面前不再那么拘束。他们是回来过年,除夕是团圆的日子,他自然不希望KO为了自己而过得那么难受。

郝眉很清楚,只有让二老真真正正地了解KO,知道他的好,他们才会彻底敞开心扉。而KO的性格又是不熟悉的人很难摸透的,所以,当务之急便是先让他们能够自在地交流。

父亲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是母亲诙谐的性格却很容易让人亲近,这点从郝英杰身上就能够看得出来。性子慢热的郝英杰明显很喜欢这位从小到大都没见过几次面的奶奶,而母亲也是郝眉从小就特别喜欢的人,他相信,温柔体贴的母亲一定能够让KO慢慢放开。

这是我的家,而我希望,今后它也能够是你的家。郝眉安静地收回目光,拉着郝英杰转身而去。

“很辛苦吧。”林婧宸忽然轻轻一笑。

KO微微一怔,“伯母您的意思是?”

“我说照顾郝眉,很辛苦吧。”

“还好。”

“我是做母亲的,这种事情总是看得透。”林婧宸望着郝眉父子远去的背影,唇边的笑意温柔而慈祥,“郝眉这孩子从小就调皮,虽然脑子好使但是鬼主意也多,不仅天真还有点小任性。我看他这么多年过去了性子也没什么变化,是被你宠出来的吧。”

KO不会说谎,他之所以会那样回答是确实觉得还好,因此林婧宸的这话让他一时有些无所适从。

老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伯母看得出来,你是个好孩子。又懂事,又能干,也踏实,比郝眉要强上许多。郝眉这孩子,小时候他爸一心培养他的学习能力,别的都没怎么关注,想必给你找了不少麻烦。”

“郝眉很好。”KO低声道,“他阳光、开朗、热情,永远都是一副活力十足的样子,让人……很容易就会被感染。”

或者说,沉溺。

——毕竟,那是他的光。

这一次林婧宸隔了好几秒才开口,期间她一直望着KO,甚至望得他有一点不知所措。

“太像了。”她喃喃的。KO借着月光,看到她的眼里有几点光芒闪动,“真的,太像了。”她微微叹了一口气,这才又一次开口道,“上一次眉眉带着英杰回来,我碰巧不在家,后来他爸告诉我,他爱你爱惨了。”

“……”

老人并不在意KO的沉默,只是清了清嗓子接着说下去,“他当时只说了一句话,我就明白,你们两个的事情,我们是阻止不了了。”

KO没开口,林婧宸却是又笑了,“不好奇他爸说了什么吗?”

“……好奇。”KO的声音有点哑。怎么会不好奇,郝眉回家拜托父亲救他的事,一直是横在他心理的梗,只不过因为郝眉不喜欢听,所以他才从来不提起罢了。

“郝眉小的时候有一个布娃娃,是他爸出差的时候给他带回来的。那时候他怕黑,每天晚上都要抱着布娃娃睡觉。后来,那个布娃娃在搬家的时候丢了,从那以后连续一个星期,我每天夜里起来的时候都会看到他开着床头灯坐在床边,失魂落魄地低声叨念着‘她不见了’。我和他爸没办法,只得返回去找,但却没有找到。往后的好几年,每次提到那个布娃娃,他的眼神里就会流露出强烈的痛苦和思念,每每都看得我们心疼得不行。”林婧宸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视线慢慢转到KO的脸上,与他目光相接,“他爸说,那时候他的神情,跟提起那个布娃娃的时候一模一样。”

评论 ( 7 )
热度 ( 46 )

© 良辰美景晏然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