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儿杂脑洞大,随性产出随时爬墙。
不上床不分攻受,强强王道不喜请退。
理想是有朝一日热度破百,目前进度[0/100]。
在下晏良辰,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微博:佐酒邻枫_晏良辰
#柯南新快all快##剑三唐藏唐##全职叶all微杂食##安雷安#
#K莫##云亮##莲真##阴阳师#

[占tag记梗]
火光将熄,长夜将至。

圣川真斗权杖中匕首尖利的锋锐刺进胸膛的那一刻,神宫寺莲耳边响起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声音。

他抬起眼睛去看面前的人,却只是看到晨曦的微光穿过巨大的彩色镶嵌玻璃给那个欣长的身影勾上炫目的轮廓。

——还是像那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

是的,他从来都没有接近过他。

神宫寺这样想着。于是他笑得很释然,尽管在他的胸口处,被刺破的肌理正源源不断地送出鲜血染上他整理的一丝不苟的衣襟。

“是当初我给你做的机关?”他问,语气像是与熟人谈论天气一般稀松平常。

圣川的目光从他的胸前移开。

“嗯。”他淡淡地应了一声,意味不明,“托福,第一次出鞘居然就救了我一命。”

“少胡说了,这么多年过去了都没有锈蚀的痕迹,你肯定有认真的擦拭过。”神宫寺笑出声来,“你还是没变,撒个谎那么难吗?”

难到,让你每次都能被我一眼看穿的地步?

“我是神的信徒,不能对神的子民说谎。”

逆着光,神宫寺看不到圣川的表情。这或许也与他的视线正在慢慢变得模糊有关,可他仍旧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圣川正在看着自己,因此他没有收回唇边的笑意,甚至花了些力气试图让它变得更加明显。

“是吗?可我不是他的子民,我是撒旦的使者。”

“所以,你可以不用对我那么诚实。”

血管的不遗余力终于令骑士的胸前绽放开一片妖艳的红色花朵,而它们的主人托帕石一样的眼睛此时正一瞬不瞬地注视着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圣川的手里依然握着那根权杖。即使黏腻火热的触感已经通过手上敏感的神经飞快地传递进大脑,他也依然没有放松半分力气。

骑士的血,原来真的是热的。

难怪这个家伙永远都有那么多用不完的热情。

“喂,最后不想说点什么吗?”

宝石一般的眼瞳正在逐渐放大失焦,圣川看着那双眼睛,一时有些恍惚。

“骗我一次。圣川。”

“……二十年前的那句话,到现在都没有改变。”

这句话脱口的太快、也太轻易了,以至于圣川说完之后自己都愣了一下,可是神宫寺却笑了。

“怎么办?”他有些苦恼似的蹙起眉尖,手中的长剑掉落在花岗岩地板上发出痛苦的闷响。

“怎么办?”

“我……信了啊。”

——————————————————————————————————————————
国服Ren活动一不小心掉档了我很不开心。手里正在写一份中世纪相关的稿子,所以脑了一秒莲真。
大概是一个从小接受封闭式精英教育、拼上性命杀出重围获得神眷的教皇Masa,在生长在贵族家庭、接受骑士教育的Ren受命成为自己的守护骑士之后,被其发掘出本性直至沦陷的故事。
贵族出身的Ren拥有极强的社交能力和亲和力。其实最初相识的时候Masa是不喜欢Ren轻佻的性格的,但是在后来的相处中却慢慢地被他的温柔所吸引。
Masa成长的环境是没有关怀的,只有冷冰冰的教条和虔诚的圣经,而Ren的到来就好像是照进他黑暗生命中的一道光。这个人会在他半夜熬夜诵读的时候给他披上一件外衣拉他去楼顶看星星,会恶作剧地在早餐的吐司上用果酱画一个鬼脸欣赏他的表情、还不忘笑着说一句这才像是他的年纪该有的样子,也会在爱神的生日花哨地递给他一束玫瑰花。
这是过去的近二十年从来没有人做过的事。Ren以一种Masa从没有见过的耐心细致引导着他认识这个世界、认识感情,还有认识自己真正的样子。
Masa曾经天真地以为这样的日子或许就会这么过一辈子,可Ren终究只是个贵族出身的骑士,他没有Masa那么虔诚、或者说近乎疯狂的信仰,因此当两个人的观念终于发生分歧,这段感情便如Masa所预料到的那样走到了尽头。
“我该知道的,被神选中的人,从一开始就不会受到上天的眷顾。”
附图上文中提到的托帕石,总觉得这个寓意非常适合Ren。

评论 ( 3 )
热度 ( 11 )

© 良辰美景晏然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