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儿杂脑洞大,随性产出随时爬墙。
不上床不分攻受,强强王道不喜请退。
理想是有朝一日热度破百,目前进度[0/100]。
在下晏良辰,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微博:佐酒邻枫_晏良辰
#柯南新快all快##剑三唐藏唐##全职叶all微杂食##安雷安#
#K莫##云亮##莲真##阴阳师#

《歌殿》莲真同人/《What Are Words(ABO)》章三-Second

想要评论!!
————————————————————————————————————
文/晏良辰
  圣川真斗心里无比清楚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不愿意相信神宫寺莲的话。

  圣川不是庸才,也从来都不是一个冲动又不明事理的人,因此他很清楚神宫寺莲昨晚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没有人会在意他的身份,在意的只有他自己。

  是的,他确实是在意,他怎么可能不在意。

  遇到这事的是他不是别人,那些话说出来自然很轻松、道理想明白当然也很容易,可是作为当事人的他,又怎么能不对这件事情上心。

  他没有责怪神宫寺的意思,毕竟他昨天只是意识不清醒而不是别的什么,他也能够理解神宫寺说出那番话的好意。

  只是,如果真的那么简单就好了。

  圣川望着桌上的东西叹了第三口气,终于还是站起身走到门边。

  神宫寺一直没有回来,圣川下意识地把这理解作那个人是能够理解自己的心情,才会体贴地没有出现。但即使是在经历了昨晚之后暂时不想见到他,自己总也不能在屋子里待上一天。

  “一之濑、一十木?”

  打开门的圣川显然没有想到走廊上会站着两个人,而他们二人的交谈也因此被打断。一十木音也闻言回过头来,面上顿时露几分喜色,“啊,真你醒啦,身体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一面说着,他已经快步走到了圣川面前。

  熟悉的关切令圣川眼里的复杂淡化了几分,他摇了摇头,“已经没事了。”说罢,他抬头看了看跟在一十木旁边的一之濑时矢,“另外,谢谢你的药。”

  “谢就免了,好了就好,保证你们的健康也是我应该做的。”一之濑不在意地笑笑,“另外,其实你更应该谢谢莲。”

  不经意的字节流入耳中,圣川不易察觉地动了动眉峰,“我会的。”

  等我,想好该怎么面对他的时候。

  这个细微的表情并没有被站在面前的两个人察觉到, 一之濑点了点头,又道:“有件事我想还是有必要和你说一下。虽然关于你身份的事我们六个人现在已经达成了共识,谁也不会对外透露分毫,但我还是需要多问一句,你……有什么打算?”

  “喂,时矢……”一十木悄悄地拉了拉一之濑的衣袖,神色间满是制止的意味。

  一之濑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圣川。

  果然还是逃不过这些。圣川叹了口气,抬眼对上一之濑的视线,“我不想离开这里。”

  “如果很难呢?”一之濑看着他的眼睛,“如果想要留下很难呢,你也依然这么决定吗?”

  “我喜欢这里胜过一切。”圣川一字一顿,丝毫没有开躲闪目光,“不仅仅因为音乐,也因为这里有你们这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所以为了留下,我什么都可以做。况且……”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微微挑起唇角,“况且,我也没有什么好舍不得的东西了。”

  那语气里带着几分伤痛和无奈,但更多的是释然。一之濑盯着他看了半晌,眼里慢慢地堆积起笑意。

  “很好,那么跟我来,在你去出任务之前我们还有些事要做。音也,如果你接下来没什么安排的话,就也一起过来吧。”

  走廊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这一点三个人都很清楚,因此一之濑把圣川带回了他和一十木的房间。示意圣川坐下之后,一之濑转身从桌上拿起一个木盒。

  “这里面是我前段时间刚拿到的气味阻隔剂。先前我和莲讨论了一下,你目前的情况不适合使用抑制剂,这种药物的副作用要远远小于抑制剂,只会让味道无法发散,应该足以在任何人面前隐藏你的身份了。”一之濑说着,走到沙发前把盒子递给圣川。

  圣川道了声谢接过来,看着盒子里摆放整齐的玻璃瓶下意识地道:“这个……也是注射?”他不了解抑制剂,但是却见过神宫寺用,加上小时候学到的一些常识,倒也不算是完全不懂。

  “口服。”一之濑看了他一眼,“针剂的话一定是肌肉注射,你应该看到过莲用吧。很疼的,那个。”

  “倒不是这个问题……”圣川迟疑了几秒,最终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一之濑没有在意他的犹豫,又道:“唯一要注意的一点是,这个药不会干扰激素的正常分泌,所以敏感日期和接触距离等等问题,你还得自己记着。”

  圣川点了点头,随即注意到一之濑在将药盒递给他之后不进反退,说话间已经走到桌边站定。心里不觉涌起一种莫名的感觉,他微微抿了抿唇。

  “从现在起,”一十木起身坐到圣川身旁,伸出一只手,“除非特殊情况,时矢、莲、翔、兰丸前辈、卡缪前辈、岭二前辈和还有龙也老师,跟你的安全距离都要保持在两米以上,包括我在内的其他人没有关系。气息是会互相影响的,我想你清楚这一点。”

  圣川沉默几秒,“意思是,担心我也会失控对吧?”

  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尖锐,甚至不像是他平时的风格。一十木微微滞了一下,拿眼去瞄站在一旁的一之濑,看到后者微微点头,这才迟疑着道:“不是针对你的,这种事情我们的确要考虑到——你也知道的,一旦被上级发现什么问题的话,你就不可能留在这里了。”

  圣川低着头用手掌摩挲着腿上的木盒,许久之后才很轻地应了一声。

  “药剂这就用上吧,这些剂量应该足够支撑到你任务结束,我明天去一趟研究会,看看能不能想办法再弄一些回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找到合适的Alpha之前你都离不开这东西了。”

  这句话似乎刺痛了圣川,他蓝色的眼睛里飞快地掠过一丝什么,却终于还是选择将语气压了下来,抬起头望向开口的一之濑,“你刚才……说什么?”

  “Alpha,”一之濑语气平静,“虽然你大概不喜欢这个话题,但你不可能靠药剂过一辈子。”

  “……”

  “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圣川。”见圣川沉默,一之濑忽然凛了神色,“先前你的状态差到什么地步你自己肯定也清楚,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我甚至向莲提出过给你找一个Alpha,却遭到了他的坚决反对。是他坚持要把选择的权利留给你自己。虽然你恐怕不能理解他为了帮你所要承受的东西,可是我希望你能够正视这个问题,至少……不要辜负他这一番心意。”

  圣川闭了闭眼。他已经数不清一之濑在有意无意间究竟提到了多少次神宫寺的名字,他不想否认神宫寺所做的一切,却又莫名的不愿意承认,这种复杂的心思竟让他一时间有些难以决断。

  “好啦时矢,我想真现在心里大概也不好过,你就少说两句吧。”一十木开口试图缓和有些僵硬的气氛,“真你还好吧?”

  “我没事。”圣川摇了摇头,忽然伸手打开药盒拿出一瓶药剂仰头喝了下去。冰凉的汁水经过舌苔流进喉管,带着浓重的苦涩气息,“抱歉,这些天让你们担心了。”

  “哎呀没事啦,你没事就好。我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除了担心也没有什么别的能做了。”一十木挠了挠头,嘴角扯出一个有点尴尬的笑容。

  “已经足够了。”圣川微微一笑,站起身道,“没什么别的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明天就要出发,任务细则我都还没有看。”

  一之濑摇了摇头,“别的事倒是没有了。不过,今天上午你见到莲没有?”

  “嗯?”圣川眉峰一动。

  一之濑道:“早上八点左右我碰到他回房间查看你的情况,之后本来想再跟他商量一下你们两个明天去执行任务的事,结果从那以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他。刚才你在走廊上遇见我和音也,就是在说这件事。基地就这么大,我问了门卫也说他没有出去……”

  一之濑没有说下去,圣川却已经皱起了眉头。他当然听得懂一之濑的意思——这么大个活人,几个小时的时间难道还能凭空消失了么?

  “他应该回过房间,”圣川想了想,“我醒来的时候桌上杯子里的水还是温热的。”他没有提起自己在清晨还醒过一次的事。

  “可……”

  “嘘——”一十木忽然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接着歪过头把耳朵朝向窗外,“你们听。”

  两人条件反射般地同时向窗外望去,空气中隐隐有什么声音浮动,一之濑神色一动,“是萨克斯?”

  他朝窗边走了几步,伸手推开窗户,被隔音很好的玻璃窗阻挡在外的音符顿时溜进房间,围绕着三人翩翩起舞。

  那旋律熟悉至极,圣川听了几个小节,瞳孔骤然收缩,“这首曲子……”

  ——是神宫寺很喜欢的那位萨克斯演奏家肯尼·基,最为著名的作品。

评论 ( 19 )
热度 ( 19 )

© 良辰美景晏然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