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儿杂脑洞大,随性产出随时爬墙。
不上床不分攻受,强强王道不喜请退。
理想是有朝一日热度破百,目前进度[0/100]。
在下晏良辰,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微博:佐酒邻枫_晏良辰
#柯南新快all快##剑三唐藏唐##全职叶all微杂食##安雷安#
#K莫##云亮##莲真##阴阳师#

《歌殿》莲真同人/《What Are Words(ABO)》章三-Third

嗯,我兑现了放糖的承诺,你们是不是也该再给我点评论啊,没有评论我会没心情码字的。无理取闹.jpg
抽不到王子财阀很心痛,所以试图使用产粮玄学。有没有欧洲小姐姐奶我一口啊,抽到的话我爆字数还不行么TAT

————————————————————————————————————
文/晏良辰
  “呐,时矢,你说我们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一十木音也看着关紧的房门,有些担心地轻声问道。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一之濑时矢回过头一眼看到一十木的表情,抬起手在他头上揉了一把,“我原本也有些担心圣川的态度,毕竟莲的想法我们其实都了解。但现下看来,他并不是不在意的,或许只是不愿意承认——或者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而已。”

  “可是,如果真根本就没往这方面考虑过呢?”

  “他会考虑的。”一之濑抬起头看了看窗外,萨克斯的旋律还在悠悠地进行,“圣川从来都不是傻瓜,他明白自己逃不掉这些,而莲是他最好的选择。况且……”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笑了起来,“我曾经听莲说过,这首曲子……”

  是只有在心神不宁或者情绪不好的时候,才会吹奏的。

  ——因为,它其实很悲伤啊。

  圣川真斗爬上天台的时候,脑海里闪过神宫寺莲说这句话时的神情。

  记忆里的神宫寺一身笔挺的军服,怀抱着擦得发亮的萨克斯,结束吹奏之后歪着头说出这句话。站在他身后的圣川莫名觉得,那双一向明亮的澄蓝色眼眸里光芒仿佛黯淡了几分。

  ——因此即使很喜欢,我也不会经常吹奏这首曲子,这种悲伤实在是……太难过了。

  那么,现在的你又在纠结什么、心痛什么呢?

  天台上的风牵起圣川的衣襟,溜过耳边时将海蓝色的发带起涟漪。他微微喘息着,目光落在站在天台边闭眼吹奏的人身上。

  那个人一身黑衣,背着身站在建筑物的阴影里,整个人被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气息。

  圣川忽然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上去打扰他。

  或许,就这样转身离开反而最好吧。

  正在圣川这么想着的时候,萨克斯的声音忽然顿住,天台边的神宫寺莲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来,“圣川?”

  这位不速之客的到来显然令他很是惊讶,半秒的迟疑过后,他抱着手里的萨克斯下意识地退开几步,“你怎么来了?”

  圣川没有回答,他的目光停留在神宫寺的双脚之上,嘴角挑起一个怪异的弧度,“你很怕我?”

  神宫寺一愣,“怎么会?”

  “一十木刚才跟我说过了。”圣川保持着先前的表情,目光却转到了神宫寺脸上,看着那人眼里的错愕,迈步又往前走了一些,“两米之外,安全距离。”

  “安全距离?”这下,神宫寺总算反应过来圣川含沙射影地说着的话,唇角不意察觉地扯开,随着圣川的动作后退的脚步也跟着停了下来,“是啊,有这种说法,在不刻意催动的情况下Alpha和Omega的气息只能发散到周身两米左右,因此将距离保持在两米之外应该能够尽可能的减少双方间的影响。”

  “我并不是要你给我翻译。”圣川的神色冷了几分,“神宫寺,你……”

  “我什么?”他的话没说完,整个人就已经被笼罩进了一片阴影。神宫寺忽然向前几步走到他面前,微微低下头看着他的眼睛,“说啊,我什么?”

  “你……”空气中有Alpha的气息隐隐地发散出来,远未成熟的Omega瞬间一滞,话哽在了喉间。

  “如果是这样的话,该担心的不应当是你么?”笑意,从神宫寺的唇边扩散开来,他看着圣川,没有丝毫讽刺或调侃,“为什么要去考虑你对我们的影响,明明会受到伤害的只有你自己而已。”

  “可是……”气息被完全压制,圣川莫名觉得自己在面对神宫寺的时候思维好像有些转不过弯,“可是,你们同样也会受到惩罚不是吗?”

  “那又怎么样呢?你自己也是军官家族出身,不会不清楚这些,受到Omega影响的Alpha最多被治一个玩忽懈怠或者心智不坚定,然后加训或者扣军饷。但是你呢?被发现的Omega会是什么下场你也清楚的吧,这可是你的一辈子。”

  “……”圣川沉默了几秒,“那么你呢?”

  他忽然抬起头对上神宫寺的目光,“那么你呢?你又在担心什么?”

  “我没什么需要担心的啊。”神宫寺笑得玩味,“对我来说,就算跟你近距离接触,吃亏的也不会是我才对。”

  “你撒谎。”圣川语气平静,口中说出的话却不像是他面上那般轻描淡写,“如果你真有那种心思,那么昨天晚上、前天晚上,甚至再之前,你有明明很多的机会。”

  猝不及防被反将一军,神宫寺心下苦笑,他没有想到圣川能这么快恢复敏锐,但他总不能坦白告诉他,自己是真的怀有那种心思吧。

  “我为什么要那么做?圣川你应该足够了解我,我神宫寺莲是那种会随意标记Omega的人吗?”嘴里说着口心不一的话,神宫寺下意识地躲开了圣川的目光。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有一瞬间他竟然在害怕那双素来温和的海蓝色眼眸里会显露出来出不曾见过的受伤神色。

  但是他想错了。

  神宫寺莲一直自诩了解圣川真斗。他们从小在一起长大,对于对方的脾气性格、毛病喜好都一清二楚,因此他从没有想到未来有一天他对圣川的判断竟会出现偏差。

  ——就如同现在他没有想到圣川竟然会笑。

  圣川确实在笑,是那种不带任何其他意味的、单纯很开心的笑。这抹笑容将他脸上高烧带来的虚弱气色一扫而光,甚至连那双蓝色的眸子也跟着明亮起来,“神宫寺,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懂?”

  “我承认,在感情上我的确没有你有经验,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迟钝。但我并不是一点都意识不到,至少这几天你的心神不宁我都看在眼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圣川真斗足够敏锐,神宫寺莲比任何人都很清楚这一点,因此他的任何情绪都不敢在圣川面前表现出来。

  但他终究还是暴露了。

  修长的手指摩挲着萨克斯的按键,神宫寺难得的露出了真的在纠结的神情。他心里很清楚,他不能告诉圣川实情,即使那的确是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也不行。

  圣川不是那种需要人保护的柔弱Omega,他太过倔强,还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自尊心——当然,他的实力也足以匹配这样的心态。但这同时也意味着,他不可能会乐意接受其他人善意的保护,不论出于什么理由。

  “……明天的任务。”神宫寺深吸了口气,缓缓说道,“以你身体现在的情况,其实所有人都不希望你去,赛西昨天甚至想去找龙也前辈跟上级申请撤回任务或者改派人员,但是被四宫拦下来了。”

  “我没问题。”圣川摇了摇头,“经过了……昨天晚上,现在已经没事了,到明天应该可以完全恢复。”

       没注意到自己停顿时神宫寺眼里一闪而过的促狭,圣川挑了下眉毛,“你是因为这才担心的?”

  “担心你跟不上进度会拖我后腿啊。”神宫寺勾起唇角,“千万别让我看不起你,原来的你可是很强的。”

  “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圣川冷冷地扬眉,“到时候被我先找到目标的话,你这个月的任务数字可就完不成了。”

  神宫寺笑容不变,“走着看吧。”

  “我回去了,你吹够风也赶紧回来,感冒的话明天就真的别想好好完成任务了。”圣川撇下这句话,转身向楼梯口走去,“对了,一之濑一直在找你,等下记得去找他一趟。”

  “好好知道了。”略带敷衍地答应着,神宫寺看着圣川的背影消失在转角,抬起手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

  “总算是瞒过去了,”他喃喃地,唇角扯出一丝苦笑,“真要被他发现了的话可就不好办了。不过……”他抬起头看向远处,阳光正从建筑物的身后探出头来,“他竟然还记得这首曲子啊……”

  这首,《Going Home》。

评论 ( 15 )
热度 ( 20 )

© 良辰美景晏然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