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儿杂脑洞大,随性产出随时爬墙。
不上床不分攻受,强强王道不喜请退。
理想是有朝一日热度破百,目前进度[0/100]。
在下晏良辰,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微博:佐酒邻枫_晏良辰
#柯南新快all快##剑三唐藏唐##全职叶all微杂食##安雷安#
#K莫##云亮##莲真##阴阳师#

《柯南》新快同人/《Zombie》章三 - Second

从工藤新一消失在视野到他回到车上不过短短五分钟的时间,足以见他现下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有多强大。

开门上车,系安全带,跟身边的人解释,他的神色从头到尾平静如常,仿佛击杀了一只丧尸并不是什么大事——当然,目前境况下对于任何一个熟练的逃生者来说大抵都是如此。

黑羽转了转钥匙点着火,“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

“对。”既然已经换了位置,自然也没什么好再倔强的,工藤点了点头,“尽量把车往左靠,右面路边那具……”他顿了顿,显然想不到什么合适的代名词。用尸体不恰当,用尸骸又太奇怪,想了想索性略过,“总之,不是很美观,你还是不要看的好。”

若是换做平时,黑羽肯定会对工藤“不是很美观”的措辞加以调侃,可这次他却不知为何异常地安静,只是答应了一声,将车压着路左边行驶,一路目不斜视。

而工藤也不知是真的太过疲惫还是出于别的原因,竟没有对他的反应做出什么表示。

这辆越野车并不难开,黑羽没几分钟便操作得驾轻就熟,但不知为何却是以一种并不快的速度悠然前行,只是在大约路过“尸体”的时候用力踩了一脚油门。

暗黄色的灯光破开黑暗,却又在不远处重新被浓雾一般的墨色包裹,仿佛怎么也无法突破这重重的帷幕。黑羽微微眯了眯眼,能够看到光芒的尽头有雾气中细小的微粒上下浮动。

寂静。

发动机的嗡鸣在一片辽阔中更像是骨骼剧烈战栗所发出的声响,怎么都令人有些牙酸,黑羽慢慢地呼出一口气,“名侦探,你一点都不……名侦探?”

视线所及之处是一片清冷的黄,包裹着其中一身黑衣的男人深刻得宛如雕塑。

这家伙……睡着了啊。

还以为他不会累呢。

黑羽略带调侃地想着,不易察觉地勾起了唇角。

终究也不是铁人啊。

工藤新一合着双眼,整个人在椅子上缩成了一团,呼吸轻不可闻。

黑羽想替他解开安全带的手忽然顿了顿。

他想起自己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睡觉时下意识地紧缩身体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表现,因为这是胎儿在母体中的惯常姿势,而母亲的子宫,大概是这世界上最温暖最安全的地方。

黑羽安静地收回了手,同时也收回了目光。

他强迫自己把思绪收回到眼前的路况上,却难以抑制手指细微的痉挛。

黑羽做了一个深呼吸。

冷静。他告诉自己,随后感到了弥散在身体周围的寒意。

那绝对不是他对自己说了一句“冷静”能够产生的效果,于是在一片寒冷中他惊出了一身汗。

空调停了。

秋天的夜晚与白天本就有着不小的温差,海边更是如此,所以自入夜以后工藤都是靠空调来维持车内温度的,而现在空调停了……

油箱!

黑羽猛地睁大了眼睛,条件反射地去看仪表盘上的油表,不出所料看到了刺眼的红色。

一时间黑羽感觉到身上的冷汗仿佛被风彻底吹干。

他定了定神,将车慢慢靠向马路中央,熄火。

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怎么活下去。

黑羽看了看身边的人,微微叹了口气。

本来,还想让他多睡一会儿的。

“名侦探,喂,名侦探,醒醒!”

工藤睡得并不沉,几乎在黑羽碰到他肩膀的一瞬间就睁开了眼睛,这让黑羽不由得庆幸刚才并没有莽撞地替他解开安全带。

“油箱……”黑羽避开工藤的视线,调转目光落在仪表盘上,“你上一次加油是什么时候?”

“加油?”工藤疑惑地挠了挠头,“好像是……昨天下午?”

“……你真行。”黑羽默然半晌,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以一种宣判般的口气道,“托某位著名大侦探的福,我们很幸运的没被丧尸吃掉,而是被冻死在沿海大道上。”

“没油了?”在听到黑羽提起油箱就已经有了不祥预感的工藤猛地坐正了身子。

黑羽抱着双臂哼了一声作为答复。

然后便又是诡异的沉默。

“去后面吧。”工藤沉声道。

黑羽挑了挑眉。

“靠得近一点,也好取暖。”

两个人都没有考虑下车找加油站的方案,一方面,车灯能够照到的距离有限,一旦进入了黑暗会发生什么没人说得清楚,而另一方面,前面有没有加油站还是个未知数。

黑羽点点头。

他不是蠢人,知道现在不是闹脾气的时候,趁着身体还没冻僵,放倒驾驶椅爬到了后座。随后工藤跟着爬了过来,又倾身将椅背重新拉起。

所有能找到的衣服都被两人一层一层地盖在了身上,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其实也没几件——毕竟,下车去后备箱拿衣物也是不明智的举动。

车中的温度在一点点下降,两人紧紧挨着坐在一起,却也没什么话可说,而是各自想着心事。衣物下方,是彼此的体温。

好像有点情趣。黑羽自嘲地想着,抿起唇想要笑,却忽然感觉到视线中的光芒闪了闪。

“名侦探,电是不是也……”未出口的话停在了嘴边,熄灭的车灯代替工藤给了他答案。

黑暗加重了周身的寒意,黑羽茫然地张着眼睛,好一会儿眼前的亮白才缓缓褪去,紧接着便是漫无边际地黑色。

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皮肤表层已经冷得有些麻木,黑羽一瞬间忽然感觉不到工藤新一的存在。

无边的恐惧忽地包裹了上来。

“名侦探?”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怪盗基德敏锐地发觉自己的战栗,而且,在一点一点地加重。

一只手臂忽然缆住了他的肩膀。

黑羽一惊,本能地想要反抗,却听到头顶上方传来了一道声音。

“是我。”

工藤新一。

本就已经有些僵硬的身体顷刻间泄了所有的气力,黑羽出了口气,在黑暗中扯出一抹苦笑,随后感觉到身体被工藤拉进了怀里。

为什么,会感到一点可笑的心安?

这个认知令黑羽有些不悦,不由得又挣动几下,然后被工藤按住。

“别乱动。”声音带着点微弱的颤抖。

“……名侦探?”手指在触碰到搂着自己的人的手之后忽然僵住。

好冷……他的指尖好像没有一丝温度。

“啊……我也冷。”工藤扯了扯嘴角想露出笑容,最终却还是失败了。

黑羽顿了顿。

他能够感受到隔着并不厚实的衣物透过来工藤身上细微的热量,耳边是工藤平稳的心跳。这一切,忽然有些不真实。

“名侦探,我们活得下去么?”黑羽开口,连自己都不明白这话的意味。

工藤罕有地沉默了很久。

“做吧。”他突兀地开口。

黑羽感觉到自己的目光晃动了一下,“你……”

“我们总不能一起冻死在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工藤这话带着几分玩味。

可他没心情去想。

——因为,工藤把他按在了座椅上。

几乎完全冻僵的身体没有多少反抗的力气,以至于被轻而易举地压制。工藤新一抓着黑羽快斗的手腕,缓缓将他压倒在垫子上。

“你……哪来这么大力气。”黑羽挣了挣,却没法摆脱工藤将他的手按在头顶的力道。

“最后一点了。”上方工藤的声音带了点邪魅,与他所熟知的名侦探完全不同。随后那道气息压了下来,在他耳边吐着居然还有温度的气息,“你相不相信……我觊觎你很久了。”

黑羽静默了一会,忽而弯了唇,“我信啊。”

我一直,都信啊。

工藤一顿,紧接着似乎笑了一下。

“怕么?”他低声问着,声线暗沉。

黑羽感觉到那人冰冷的手指落在自己颈上,他闭了闭眼吐出口气。

“倒没什么好怕的。”

“只要,你别做完之后顺手掐死我就好。”

评论 ( 14 )
热度 ( 56 )

© 良辰美景晏然临 | Powered by LOFTER